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其它 > 快穿:黑化反派太宠太撩人

更新时间:2022-05-20 18:14:52

快穿:黑化反派太宠太撩人 连载中

快穿:黑化反派太宠太撩人

来源:腾文作者:浅浅分类:其它主角:唐蓁,夜钰

作者浅浅是大家很喜欢的一位小说作者,他的所有小说都很受欢迎,其中最为有特点的当属《快穿:黑化反派太宠太撩人》,故事的主角是唐蓁夜钰,情节设定耐人寻味,以下是全文的主要内容概括:因为狗屁地府员工说她命格奇特,只有绑定地府快穿系统,完成攻略黑化反派任务,才能重新投胎,唐蓁只能苦逼的穿越各个世界完成任务。值得庆幸的是,反派颜好多金智商高,攻略起来贼刺激,什么位高权重的丞相,民国的少将,女尊的摄政王,偏执金主……统统碗里来!只是,正当她玩的不亦乐乎时,突然发现这黑化反派有点不对劲……他居然是……干!她要跑路!但是已经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等唐蓁夜钰有所反应,一抹粉色的身影已经急切地冲进房,“慕蓁,你这小贱人,你给本宫出来,本宫非得弄死……”

你字还没说出口,她生生顿住了。

因为……

她看见了令她不可置信的一幕!

唐蓁因为拒绝喝药,争执间意外趴倒在夜钰怀里。

偏偏,夜钰一身黑色锦袍,眉眼凛着,满脸的“你必须喝药”,清冷又妖孽,风华绝代!唐蓁一身红衣宫装,满脸的“我拒绝喝药”,明艳灵动,脸上的病态也不影响她的美。

他二人抱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仿佛是天生一对。

来人顿时变了脸色。

那是嫉妒的!

她还从没有和夜钰这么亲近过!

“慕蓁,你这小贱人知不知羞耻?!你凭什么趴在钰哥哥的怀里?”

“八姐姐。”唐蓁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挑了挑眉。

来人是慕嘉宁,南诏八公主,乃宠妃云贵妃之女,和男主慕锦旭一母同胞,一向娇纵跋扈。因为姿色比不上原主,老皇帝又“宠爱”原主,她一向视原主为眼中钉。

她还特别迷恋权倾朝野的夜钰。

偏偏,夜钰对她无感。

原剧情中,善良的原主就是为了给她挡刀,被夜钰的手下给杀了。

可慕嘉宁丝毫没有感觉,甚至觉得原主死的好,死了就没人和她争宠了。

“不知羞耻的人,恐怕是你吧?”唐蓁语气淡淡,“你深夜擅闯丞相府是其一,对我口出恶言是其二,言语暧昧的称呼我的未婚夫是其三,这桩桩件件,可不像是知道羞耻的人该干的。”

“你……!”慕嘉宁气红了脸,偏偏又无法反驳,下意识看向夜钰。

夜钰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慕嘉宁自作聪明的以为他是不想帮唐蓁,顿时更嚣张了,扬起手掌,扇向唐蓁。

一定是唐蓁这小贱人用了什么手段,才让父皇赐婚的。

钰哥哥一定是不愿意的!

她要替钰哥哥教训这小贱人!

唐蓁身体不适,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用尽全身力气挡住这巴掌。

“慕蓁,你勾引本宫的钰哥哥不止,还敢反抗我?!你不要脸!本宫非要打死你不可……”

“啪……!”

重重的一巴掌落下。

挨巴掌的人却不是唐蓁,而是慕嘉宁。

扬手给慕嘉宁一巴掌的人一身白色华服,衣领上绣着彰显尊贵的四爪金龙,气质卓尔不凡,有君王之风。

是的,来人正是慕锦旭。

此刻,他一向温润俊美的脸上覆满寒霜,“嘉宁,你放肆!你怎能夜闯丞相府,还打蓁儿?”

丞相府复杂的很,岂是她能闯的?

“皇兄……”慕嘉宁被打,本来是怒气冲冲的,只是,在看见来人是谁时,不由瑟缩了一下。

慕锦旭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又看一眼唐蓁后,抿紧唇,眸光落在懒懒坐在一侧,看似丝毫不关注此事的夜钰身上。

他狭长的眸子深处闪着复杂的光芒。

夜钰,确实能力不凡,只是,却不和他一条心……

没想到,此次“意外”,夜钰竟是毫发无损,而且父皇,居然还赐婚!

这下,更棘手了。

“丞相,嘉宁年幼,做事难免冲动了些,望你莫要放入心上,本王定会好好教育她。”

“哦?”夜钰轻飘飘地哦了声,意味不明。

唐蓁勾了勾唇,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灵动的眸光,悠悠地站着,也不插话。

原主的生母早逝,曾养在云贵妃膝下,所以,和慕锦旭有几分感情,平时,慕锦旭对她也不错。缺爱的原主对这位心怀天下的哥哥很是濡慕,很听他的话,唯他是从。

然而,她唐蓁不是原主,她的目标,是攻略夜钰。

“不知太子殿下打算如何教育?”夜钰表情似笑非笑,眸底深沉莫测。

“皇兄……!”慕嘉宁虽然怕对她严厉的兄长,但是却根本不认为自己错了。

她要是不来丞相府,慕蓁可就要把她的钰哥哥给抢走了!

“住口!”慕锦旭呵斥了慕嘉宁一句,本想责罚慕嘉宁,但是,在看见慕嘉宁委屈的神情后,心不由又一软。

这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妹妹,他又怎么舍得她难受?

“本王禁足嘉宁两个月,抄女戒100遍,丞相以为如何?”

看似严厉的惩罚,实际上不痛不痒,摆明是袒护慕嘉宁了。

慕锦旭心里无比清楚夜闯丞相府闹事,便是老皇帝也不能的!所以,他才更不能把闹事的慕嘉宁交给夜钰处置,不然慕嘉宁必定要吃苦头!

夜钰闻言不出声,邪佞的眸光扫向唐蓁。

唐蓁机警的察觉到不妙,这变态又要坑人了。

果然——

只见夜钰这狗东西轻!描!淡!写!地把问题踢给她,“蓁儿觉得怎样?”

唐蓁:“……”

她心里唾骂着夜钰太狗,扫一眼满目嫉恨的慕嘉宁,突然计上心头,唇角勾起一抹坏笑,很自然地挽起狗东西夜钰的手臂,甜甜道:“我听阿钰的。”

阿钰……

这称呼……

夜钰垂眸,不动声色的看着某人。

某人立刻回以无辜一笑,不就是比狗吗?大家一起啊,谁怕谁!

夜钰唇角弧度似乎有一丝上扬。

他扫一眼慕锦旭,淡淡道:“太子殿下,本相的丞相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表明了他的态度。

慕嘉宁脸色发白。

慕锦旭却想的更多。

夜钰这人做事怎么会征求蓁儿意见?而且……他对蓁儿的称呼,未免过于亲热。

偏偏,一直只听他的话的蓁儿似乎也很亲近夜钰……

莫非,这次他两人摔下悬崖,真的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二人关系好……

慕锦旭抿唇,一抹过暗光掠过眸底,“本王之后会给丞相满意的答复!告辞!”

说完,示意慕嘉宁和他离开。

慕嘉宁嫉恨的要命,偏偏又不敢不听慕锦旭的话,恶毒地瞪一眼唐蓁,愤然离开。

“真是祸水啊。”唐蓁看着夜钰的脸,嘀咕了一句。

她这不还没把他咋地,就差点被喜欢他的女人生吞活剥了她。

亏啊。

“太亏了!”某人感叹。

小二看着小人书,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八卦的光芒,“反派颜好,有权有钱,又没别的女人,宿主你说的亏,是没成功睡了反派?”

唐蓁:“…小二,你怕不是正经的系统。”

小二委屈兮兮地滚回狗窝。

哼,下次一定给宿主找个更变态更难接触的反派!

“亏了?”夜钰眯眸,“亏了什么?”

夜钰以为唐蓁说的亏了是没有现场狠狠处置慕嘉宁。

然而……

“我还没占到你的便宜,就已经有爱慕你的女人要将我生吞活剥,这不是亏了是什么?”唐蓁脱口而出,很是振振有词。

夜钰精准捕捉到某人话里的重点,先是愕然,随后,妖孽一笑,顶着一张引人犯罪的妖孽脸缓缓逼近某人,邪气又撩人,“那我现在让公主赚回来,如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