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诡局

更新时间:2022-06-10 18:15:31

诡局 已完结

诡局

来源:悠书阁作者:青岛大螃蟹分类:灵异主角:孙启恒,蒙毅

很多朋友对《诡局》很感兴趣,不得不说这部小说内容很新颖,故事充满创意,作者青岛大螃蟹的写作水平很高,将主角孙启恒蒙毅的形象刻画的非常成功,小说主要讲的是:我是一个佛二代,叔叔孙元龙和大哥孙启亮都是有名的大和尚,由于不想因为担因果而舍弃红尘的七情六欲,我封印了自己的一身灵力跑到去读书。但是因果却不是那么轻易躲得开的,他就读的大学城以八卦楼布阵,是一个拘鬼的大阵法,误打误撞中他用自身的佛光在午夜子时打开了校门,导致正气外泄,邪气入侵,百鬼横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的人,值得放过吗?”

忽然她听见一声淡淡的叹息,紧接着全身便能够动弹了。她赶紧像崔芳跑去,刚迈一步,便看见地上的邓敏几乎已经被砸成了一堆碎肉。

崔芳抬起头,眼里发出绿油油的光,被台灯划破的脸显得特别的狰狞,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都该死。”

北辰一鞭甩了过去,她的鞭子是佛寺里开过光的佛物,崔芳不敢硬抗,“咻”向后跳了一步。

她脸上的血越来越多,可是却并没有进攻的意思,相反她又退了一步,退到了离窗户很近的地方。

忽然,崔芳发出一阵尖锐而凄厉的笑声,一转身,电光火石之间便把防盗栏杆拧得跟麻花一样了。

她回过头笑了起来,阴惨惨的笑容让北辰满身鸡皮疙瘩,她奋力将鞭子一甩,可还是满了半拍,崔芳像个大麻袋,直直的从窗台上翻了过去,消失在黑暗当中。

很快,底下传来啪一声闷响,桌上的人皮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北辰心中一阵悲凉,无能为力让她更加愤怒,一挥手几道鞭影便抽上李晓枫的人皮。这次那人皮不躲也不闪,很快便被打成了碎皮条。

可这并没有让北辰的心情变好一点,这些家伙明显就是棋子,幕后主使恐怕是那个叹息的主人,可是折腾了半天,这位正主的面都没能见到。

她生气的跺了跺脚,提着鞭子就要去隔壁找我算账。

可是刚一出门,便再次愣住了。

这是哪?

“太过分了!”紧闭的大门里面传出来一个尖锐的声音,“韩鹃那个土货今天居然把钢笔水沾到了我裤子上面!”

“洗洗不就好了吗?”另一个声音说道。

第一个声音越发的尖锐起来,“洗洗?你也不看看我这条裤子多少钱,洗洗还一样吗?

而且我也不是计较这条裤子,你看看韩鹃一天到晚那假惺惺的样!认真学习给谁看啊!老师面前装乖,学长面前装嫩···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没有人答话接茬,那个声音停了一下,又说道,“要不咱们今天晚上整整她。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进!”

“不太好吧。多冷啊!”又一个声音迟疑到。

“那有啥,总要给她点教训!不然她不知道尊重我们。”第一个声音蛮横的说道,“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顶着就好了。你们就推说睡熟了,不知道。”

这话一说,宿舍里又没人说话了。现在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人愿意为别人去强出头。

“我去跟隔壁的也打声招呼。”第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嘎吱一声,门倒是开了,可是并没有东西出来。很快门又合拢了回去。

楼道里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哒哒哒”,一个女孩出现在了楼道口。

她夹着一摞厚厚的资料,慢慢的走到了宿舍门前面,姑娘虽然长得很清秀,可是看起来却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脸色蜡黄,满脸疲惫。

她先是用钥匙拧了一下门,没能拧开。她楞了一下,继而敲了敲门,小声的唤了几声。自然没人开门。

持续的又敲了好一会,还是没有人搭理。姑娘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表情黯然的在门口蹲了下来。

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女孩一个人的呼吸声。

风越来越猛,从走道两头吹了进来。女孩开始咳嗽,她似乎有点坚持不住了,又站起来拼命的敲起门来。还是没人搭理她。

风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低,女孩的咳嗽也越来越猛烈。

忽然,女孩表情一僵,痛苦的捂住了胸口,一阵剧烈的咳嗽,吐出了一口血痰。这下子女孩不淡定了,她开始用力的砸门,一个个叫着室友的名字,并且哭了起来。

可是就仿佛是没有住人一样,整个走廊没有一扇门为她打开。

北辰眼睁睁的看着女孩拍门拍得声嘶力竭,脸色从蜡黄变成了惨白,她真想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这个叫韩鹃的姑娘穿上,实在想不出人心怎么能这么冷漠。

敲门和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弱,韩鹃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似笑非笑,仿佛火葬场里的纸人一样。

她拿起自己的资料,动作僵硬的向走廊尽头的空地走去,北辰跟着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远远的,韩鹃停在了那个圆形的大厅里,窗外是墨水一般的黑色。

“你觉得她们值得原谅吗?”女孩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忽然变成了一席寿衣的模样,资料从她手上飞了起来,布满了整个大厅,仿佛飞翔的纸钱。

一阵凄厉的笑声,韩鹃像一片纸一瞬间便出现在了北辰面前,鼻子对鼻子,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北辰,双手长长的指甲已经掐进了北辰的脖子,嘴里大声嚷着,“不值得!不值得!”

北辰挣扎了两下,感觉喘不上气来,力气渐渐离自己而去。难道要死了吗?

念头刚一闪过,身后的墙,“哗”一声裂了开来。

我看了半天,拼了老命终于干掉了陈明明,在最紧要的关头感到了。

“金刚罗汉!降妖伏魔!”随着一声佛号,我一头栽了进去,拳头刚好越过北辰的腰际直直的撞上了韩鹃的胸口。

金光闪过,韩鹃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脖子上的束缚一解除,北辰跪在地上便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抬头看我的眼神却有些不对!

欧,我侧头在窗户玻璃上看了一样,满脸的血红的抓痕,头发乱得跟草鸡一样,确实有点狼狈,一点都没有得道高僧的帅样!

“看什么看!抓鬼啊!”北辰稳了稳心神,站起来嚷道。

见她活蹦乱跳的,我也就不在乎她的态度了,收回目光面向了韩鹃,向前跨了两步,丝毫不在意自己乱鸡窝一样的发型和满面桃花开的脸,非常有气势的将头一昂,“那啥,我是来和你谈判的!”

啥?

韩鹃有点懵,看他的表情她是有点害怕我,毕竟我身上的气魄中带有金光,是佛性充足的表现,这对鬼体是很大的威胁。

再加上手中的这件法器,和北辰,区区一个韩鹃未必真的打不赢。

“你说要谈判?”韩鹃的语气很意外,一直以来在她面前的人无非就两种,一种害怕得屁滚尿流的普通人,另一种是可恶得张牙舞爪的卫道士。

“对,我想咱们可以坐下来,聊一聊。”我深吸了口气,又向前走了几步。

“自从做了鬼,还没有人说要跟我聊聊了,你脑子是不是不正常,否则怎么会想跟鬼聊聊呢。”韩鹃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要再耍花招了。这栋楼里的人都要死,管闲事的,也要死!”

话音一落,她张开大嘴,漫天的资料如同飞镖一样射向了独孤二人。

“金刚罗汉!百邪不侵!”我一声大喝,手上的金刚杵竟然长长了好几分,使劲往地上一顿,漫天的资料全都落了下来,“现在可以好好谈了吧。”我微笑着说道。

刚才和陈明明的激斗释放了一点点灵力,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身上的灵力竟然如此巨大,只是一点点,便让佛门至宝金刚杵涨到了近两米长。

“你想要怎么样?”这下一个女鬼一个女人竟然异口同声的叫了起。

我没有搭理韩鹃,但是对北辰却不能不认真的解释一下,“你也看见了她的遭遇,真的就那么想把她打得飞灰湮灭吗?”我问道。

北辰的表情一颤。

我又接着说道,“所谓的怨鬼,一定都是在人间受了莫大的委屈才会变成厉鬼的,如果还能谈,那我们就不要下死手了吧。佛曰,众生可度,不要让这些仇恨延续下去会比较好吧。”

北辰的表情又是一震,“你小子从小到大就歪理一套一套的!”她硬硬的回了一句,“那那些枉死的人,又怎么办?”

“哪有什么枉死的人?”我笑了起来,“魔由心生,你真的以为凭她的鬼力真的动得了那些心思纯正的好人吗?

只不过是施以影响,把人心中的恶激发出来了而已。鬼引人向恶,佛度人向善。可是最终左右结局的,还是在人的本心。

所以,我不希望你再继续把你的怨恨散播开去了,怎么样?”最后一句话却是转向了韩鹃。

“她们那么对我,我不该恨吗?我恨那些小心眼的人啊!我恨那些勾心斗角的人啊!”韩鹃眼见打不过,可是也不甘心,奋力的叫了起来。

“可是你恨得也太久了吧!”我沉吟了一下,“你这样子不是就把自己变得跟她们一样了吗?”

“一样?哈哈哈,我能怎么办?她们这么对我,我不能这么对她们吗?我要杀了你,你会不还手吗?”

“能!”我简单的蹦出了一个字来,“如果干死我,你就能消气的话,那也无妨。”

韩鹃一愣,呼啸着就向我射了过来,一道血柱从肩膀上喷了出来,疼得我是抓肝挠心,但是气势又不能弱,只能咧了咧嘴,单腿跪在了地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