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灵异 > 我自地狱来

更新时间:2022-09-26 22:06:20

我自地狱来 已完结

我自地狱来

来源:追书云作者:小二十三分类:灵异主角:陈安,阿芍

今天推荐给大家的小说是《我自地狱来》,这部小说的故事情节很精彩,主角陈安阿芍等人的个性非常有趣,很有个人魅力,作者小二十三在前期铺垫了很多,留下了很多的惊喜,下面是小说的内容:我命数天生有变,没想到我爷爷从小就开始算计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只苍白的手,抓住竹筏子忽然就被吴青给拖拽上来。

吴青的力气很大,直接就将抓住竹筏子的手的主人给弄了上来,这些事情,仅仅发生在一瞬间,而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只苍白的手。

竹筏子朝着水面沉去,河水透过竹筏子的间隙,水直接就漫了上来,我的双脚直接就浸泡到了水中,我呼吸变的急促了几分。

我这会,已经有些害怕。

竹筏子晃动的幅度也比较大,我手中提着的纸灯笼差点就没被我抓稳,落到了水中,但是我想到吴青说的话,瞬间就将纸灯笼握的更紧了几分。

很快的水中的尸体就被吴青弄到了竹筏子上。

吴青对我说了句:“稳住!”

随后就没有理会我,我应了声,改成双手握住纸灯笼。

尸体被弄倒竹筏子上,吴青快速的蹲下身体,伸手就按在了尸体的眉心上,原本还在动弹的尸体,瞬间就变的安静了下来。

我目光朝着尸体看去,只是刚看一眼,吴青的目光就落到我身上。

吴青看了我眼,就说:“此地不宜久留。”

吴青说着话,站起身来,用手撑着竹篙就往前走去。

吴青这会速度很快,竹筏子快速的前行着,四周弥漫的白雾快速的被撞散着,眼前的视野也逐渐变的清晰起来,这时候,忽然一阵凉风吹来,我顿时打了个寒颤。

忽然就在这时候,我看到眼前发生了让我觉得惊悚的一幕,只见原本水中的棺材在朝我们这边快速的靠近,我浑身已经被刚才飞溅起来的水花给打湿。

浑身上下被淋了个通透。

一股冷意袭遍我全身,这些口原来没有动弹的棺材,突然就快速的朝着这边靠拢,仿佛棺材里的人突然都诈尸了一般,就像是我们这样拼命的弄着竹筏子,我看着逼近的棺材,心里变的慌张起来。

我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我见状就有些慌张,我催促着对吴青说:“师傅,棺材来了!”

吴青白了我眼,说:“慌什么!你是我吴青的徒弟,不要慌!”

吴青让我蹲下身体,扶着女尸,不要让女尸掉到水里。

我:“……”

那一刻,我心里其实是崩溃的,而且头皮发麻,是从头皮发麻到脚指头那种。

“快点!”

吴青可能是见我动作慢,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句。

我看着快速靠近的棺材当下就将心一横,很快按住了女尸的手,我的手接触到女尸的手,一股冰冷的触感很快传来,从我的指尖漫布到我的全身上下。

我屏住呼吸,都不敢动弹,时间分秒的过着。

吴青加快速度往前划船。

终于还是有一口棺材,快速的朝着这口竹筏子冲撞而来,吴青抬脚就将棺材给踹的倒飞出去,砸落在水面,一个巨大的水花飞溅起来。

吴青喝了句说:“你们好大胆子,我吴青办事,你们还敢阻拦!”

吴青的声音充满着威严,扩散在这片空间里。

说来也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等吴青这句话落后,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棺材,忽然一下就变的萎靡起来,不敢朝着这边靠近。

虽然如此,吴青还是没有耽搁,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将竹筏子带着出了白色的迷雾,我们出了迷雾,就看到了黄河湍急的水流,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黄河湍急的水流,我相反感觉到了安心。

这水流湍急,遍布着危险,但是比刚才安静无比,像是凝固的水面,更让我心能落下来。

我抓着女尸的手还没松开。之前我们是逆流而上,现在已经是顺流而下,速度已经变的快了很多,吴青索性也也就没有撑竹篙。

一切渐渐的恢复了安静。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我刚准备问吴青,是不是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出事。

但是还没等我问出口,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一下,就被反抓住了。

“蹭”的一下,我就像是触电一般,快速的站了起来。

我啊的叫了声。

吴青看着我,问我说:“怎么了?”

我面露惊容,我开口说:“师傅,救我……”

此时我的手被抓的生疼,感觉自己被掐出一把紫,但是更多的不是带给我的这种生疼的感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害怕。

我开口喊出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是慌张到不行,一口气息倒流进了我肺部当中,一股寒意,倒逼的连话都说不浑圆起来。

吴青擦了把脸上的水珠子,笑着对我说:“陈安,慌什么,她可能是看上你了。”

我:“……”

这时候,我心里顿时有一万匹曹尼玛正在放肆的奔腾着。

我面露苦笑看着吴青,我心里一直打鼓,我说:“师傅,别开玩笑了。”

吴青却对我说:“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她喜欢抓着你,你就让她抓着。”

我还想说话,吴青已经朝着我作了个噤声的手势,还对我说:“不要乱动,否则出事的话,我可不管!”

吴青的话,顿时就让我怂了,一时间我也不敢动弹,只能强忍着心里的害怕。

好在女尸只是抓着我的手,并没有对我作进一步的伤害,这一点倒是让我心安的地方,但是我现在仍然不敢分神,我目光只能全部在女尸的身上。

随着时间流逝,我的心态稳定了点,我的目光才敢落在女尸的身上。

我先是看着女尸的手,发现女尸的手白皙无比,然后往上看,看到女尸的面孔后,我怔住了几秒,这……

我心里甚至是起了波澜,竟然觉得这女尸好看的要紧鹅蛋脸,细眉,薄唇,高鼻梁。

相反没有那种尸体带给我的害怕,反而让我觉得尸体生的很好看,而且这女尸看着不像是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的人,因为如果泡了很长时间,皮肤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我小时候也游泳过,若是在水中泡上个七八个小时,皮肤肯定会起那种腐烂一般的皱纹。

但是这具女尸却完全没有这样,若不是我感觉到尸体般的那种冰凉的触感,我甚至都会觉得眼前的女尸会是活人。

我这会也是腾不出手来,我若是腾的出手来,我肯定就用手去试探女尸的鼻息。

而且这具女尸穿着也和现代的女子不一样,相反是有点像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穿着罗裳的女生,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忽然这时候耳畔响起一道调侃的声音说:“看够了吗?”

我回神就看着吴青。

吴青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接着就说:“看够了,现在就上岸。”

吴青伸手给我,目光看向我手中的纸灯笼,我没有犹豫就将纸灯笼递给了吴青,我此时看着纸灯笼,发现纸灯笼早就被水飞溅的不成燕子,可是即便这样,里面的散发着黄光还是没灭。

加上吴青之前对水鬼呼来喝去的样子在我脑海了浮现,我对吴青的身份更加好奇。

更重要的是,刚才奔涌过来的棺材,居然都被他喝住了。

我实在有些忍不住想问吴青的身份。

但是吴青却没有给我机会,吴青看了我眼说:“上岸吧,背着女尸,不能落地。”

“我背吗?”

吴青白了我眼说:“你难道想让师傅背吗?你这个当徒弟,还要师傅受累?”

我顿时被吴青说的哑口无言,我看了女尸一眼,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犯怵,但是这会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背着女尸就到了岸上。

我这时候问吴青说:“师傅,我爷爷和二爷爷就是捞这具女尸的时候出事的吗?”

吴青深看了我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