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青春 > 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

更新时间:2022-11-09 19:30:06

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 已完结

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

来源:阅文作者:竹西木分类:青春主角:陆云湛,段映棠

竹西木是大家很喜欢的一位作者,他的作品《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非常受欢迎,作为浪漫青春类的小说,竹西木还是很有想法的,下面为大家介绍《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详细内容:陆云湛出车祸了。段映棠火急火燎地赶去医院,然后发现她结婚三年的老公坏掉了。医生是这么告诉她的:“他的记忆出现了混乱,现在坚信自己才十七岁,还在市二中念高三。”陆云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穿到了十年后,还多了个老婆!他想吃冰棍,老婆不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注:上一章已解禁,麻烦宝宝们重看一下,内容有删减,未删减放在了老地方。另外,审核!我真特么什么都没写,你做个人吧!!】

陆云湛莫名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热。

他慌忙仰起头。

段映棠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警告道:“别乱动。”

陆云湛不肯将头低下,却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方才的意动,只能鄙视段映棠的身高:“谁让你长得矮。”

段映棠微笑:“你要是还想再在医院住两天,我可以满足你。”

陆云湛:“……”

他识趣地闭上了嘴。

段映棠也懒得跟个未成年计较,抓着他的肩膀,将他摁在单人沙发上坐着。

陆云湛把盖在头上的毛巾拿下来,乖乖地坐着任由段映棠帮他把头发吹干。

女孩的动作很温柔,也很熟练,似乎这种事做过已经不止一次。

陆云湛忍不住想:她以前经常帮二十七岁的我吹头发吗?

心脏仿佛被人用小针戳了一下,酸酸涩涩的,不高兴了。

段映棠丝毫没察觉到他的心思,男人的头发短,还软,没一会儿就吹干了。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段映棠把插头拔了:“行了,睡觉吧。”

陆云湛坐在沙发上,莫名不想离开,甚至还在心里腹诽:她为什么都不挽留我一下?我们的婚姻真就这么塑料?

段映棠把吹风机放回浴室,出来看见陆云湛还在,不免疑惑:“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这话听在陆云湛的耳朵里就是段映棠在赶他走。

陆云湛的大小姐脾气立马就上来了,暗道:谁乐意和你一起睡啊!我就是和狗睡一块儿,也不跟你睡!

于是趿拉着拖鞋,愤愤地起身走了。

还用砸门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不爽。

段映棠不明所以:“又发什么疯?”

没多想男人的事,段映棠困得不行,拉上窗帘就上床睡觉了。

床头留了一盏暖黄的灯。

这是段映棠睡觉时的习惯。她有轻微的夜盲症,有一次她晚上起夜,因为看不清路,不小心撞在了桌子上,动静闹得有些大,陆云湛被吵醒了,段映棠的膝盖也被撞得红肿,破了点皮,血流不止。

自那以后,每晚睡觉的时候,陆云湛都会打开一盏床头灯。

男人虽然性格冷漠了些,但行事确实成熟稳重,跟十七岁的小陆一点也不像。

段映棠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迷迷糊糊地想:也不知道十七岁的小陆长什么样,不过肯定是比现在嫩。哦,脾气也比现在大……

想着想着,段映棠的意识就陷入了黑甜。

此时。

躺在客房大床上的陆云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在不知翻来覆去多少次以后,陆云湛猛地坐起了身。

鞋也不穿,直接跑去了阳台。

客房和主卧之间就隔了个书房,从阳台这里可以看到主卧的灯是不是亮着的。

陆云湛撑在围栏上,探长身子,看到了主卧里没有透出一丝光亮,似乎是被里面的人把窗帘给拉上了。

陆云湛忽然就很挫败,又觉得自己有病,干嘛要看段映棠睡了没有。

就算对方已经睡着了,难道他还能偷溜进主卧吗?

这个想法一出,陆云湛顿时就愣住了。

然后猛拍自己的脑袋:对啊!他还可以偷偷溜进去啊。

下一秒又觉得不行。

他偷溜进去做什么?陪段映棠睡觉吗?

本少爷可是很有节操的。

再说了,难道没有段映棠陪着,他就睡不着觉了吗?

……

两分钟后。

黑夜里忽然出现一抹身影,如同做贼般地从一个阳台翻到了另一个阳台上。

阳台的玻璃门没有上锁。

这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小心翼翼地将玻璃门打开一条缝,伸手拨开窗帘,与外面的黑暗不同,房间里还亮着一盏小台灯。

段映棠侧躺在床上,面对的正好是阳台这边。

那双白日里带笑的桃花眼此时是闭着的,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在眼睑处映出浅浅的暗影,睡颜乖巧,软和了那张艳丽张扬的脸。

轻微的“咔哒”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吓得来人一动不动。

抬头朝着床上看去,还好段映棠没影。

陆云湛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次把玻璃门打开了一个可以容纳一人通行的口子。

他蹑手蹑脚地从阳台踏进屋子里。

“你在干什么?”

陡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刚落地的那只脚蓦地僵住了。

陆云湛缓缓抬起头,只见段映棠微微坐起身,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陆云湛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面不改色地说:“我找卫生间。”

“哦。”段映棠好整以暇,“那找到了吗?”

陆云湛:“……没有。”

同时心里懊恼:怎么就醒了呢?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陆云湛此时的样子挺滑稽的。

一只脚踩在屋内,一只脚却还没来得及离开阳台。

段映棠注意到他没穿鞋子,本来还想逗弄他几句,最终还是放过了他,抬手指了指浴室旁边:“卫生间在那儿。”

闻言,陆云湛诧异地微瞪大眼睛,似乎没想到段映棠竟然这么好说话。

顿了顿,他试探地道:“那我进来了?”

段映棠躺回了床上,懒洋洋地应了声:“嗯。”

直到自己整个人都进来了,陆云湛还有点云里雾里,转身把阳台的门关上,顺便上了锁,窗帘也拉好。

他看了眼重新闭上眼睛酝酿睡意的段映棠。

段映棠开口:“不是要去上洗手间吗?”

陆云湛匆忙移开视线,欲盖弥彰地说:“睡觉还开着灯,你是小朋友吗?还怕黑?”

“你不想上就出去。还有,去浴室里把拖鞋穿上。”段映棠困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懒得和他像个小学生似的吵架。

陆云湛立即噤了声,乖乖地去浴室穿上拖鞋,然后才走进卫生间。

其实他根本不想上厕所,却硬生生在马桶上坐了五分钟。

他想:都这么久了,段映棠肯定睡着了吧?

为了证明自己真是来上洗手间的,在出去之前,陆云湛还聪明地冲了水,洗干净了手。

他走出洗手间,段映棠果然又睡着了。

陆云湛舍不得走了,靠着卫生间的门框,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的睡颜。

脑子里好像有个小人在旋转跳跃:她长得怪好看的,看来我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嘛。

难怪明明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还是同意和她结婚了。

就是他们这夫妻关系未免也太塑料了!

他都屈尊纡贵地翻阳台过来找她了,段映棠却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说。

陆云湛气得肝疼,故意把拖鞋踩得“啪嗒啪嗒”的响,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回头看段映棠有没有醒。

甚至在心里幻想:要是段映棠醒了,想要让他陪她睡一晚,他看在他们的夫妻关系上,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

然而,段映棠并没有醒。

她睡得很沉。

陆云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