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悬疑 > 破局

更新时间:2022-11-18 19:15:23

破局 连载中

破局

来源:七悦作者:无敌多寂寞分类:悬疑主角:王剑飞,叶小川

每临文学网小编为读者们带来悬疑推理类读本《破局》,小说目前连载中,由知名网络作家“无敌多寂寞”原创的一部男频小说,剧情给力,《破局》简介:午夜十二点,我接到了一个女人的视频……每一桩凶杀案中,凶手都似乎扮演着一个特定的角色——哑巴。他们是怯懦的失语者,似乎从来不曾说出他们究竟因何而犯罪,或者,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们为何杀人……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想看到的那个真相,然而,凶杀与被杀之间,究竟谁更可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了王剑飞这么说,实话实说我也头大。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我知道他们都同一时间,毫不意外的又想起了鬼杀人这三个字。

夏兮兮打了个寒战,迅速把那一部撞在塑料袋里的诺基亚5500收了起来,吩咐小胡道:“带回局里做痕检,看看能不能提取到其他的指纹。”

“好。”小胡点点头,气氛出奇的怪异。

王剑飞知道这案子暂时是遇到瓶颈了,他们重案组虽然是重案组,可是案子遇到瓶颈期无从下手那是常有的事儿,尽管心情十分不美丽,还是有条不紊的安排了下一步计划,下令封锁现场!紧接着,又迅速按部就班的安排人给凶杀现场做痕迹检验,安排痕检科的人角角落落的详细拍照,固定尸体位置,之后法医组把尸体带回局里解剖检验,同时,命人把保安张岳也带回去!

安排好了这一切,王剑飞开上了他那一辆黑色的jeep指南者,让我上车。

“走吧,先送你回去吧,你总得睡觉不是。”

我此刻一点困意也没有,便问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王剑飞点上一根烟,皱着眉头抽了一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没办法,每当案子遇到了瓶颈期,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案子本身,明天开始从王倩倩的社会关系开始查,逐一排除作案嫌疑。”

但是,他说话的时候,明显的有些苍白无力,因为案件的调查过程中回到原点,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自己把自己绕进去,根本不可能再跳出案件本身想问题了。

“命案必破啊!这是规矩。”说着,王剑飞蹙眉道:“如果三天之内没什么消息,这个案子就要由我们重案组转移到‘红S’去了,我估计,和人骨雕塑案一样,又要成为无法破解的悬案……我们一辈子也不知道凶手究竟是谁了!”

我知道王剑飞很难受。

他大我两岁,我们俩算是一块儿长大的,在警校读书时候他是我的学长,方方面面都是佼佼者,毕业之后更是不到三年之间就坐上了重案组队长,后来,还成为了我父亲的得力干将。

我了解王剑飞,他的梦想就是能够破大案要案,手刃每一个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

以前我还听我父亲说过,王剑飞之所以把他的一切精力和梦想都放在刑侦方向,成为一线干警,就是因为他的双亲,当年也是牵扯到一桩悬案中含冤而终!

后来在我父亲出事之后,我渐渐地能理解了王剑飞这种暴躁的情绪,同时也知道当有他毫无头绪破不了的案子的时候是多么的自责和背负负罪感。

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倒是他说的“红s”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的确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红s是什么?”我问道。

王剑飞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我赶紧摆手:“我知道规矩的,如果不能说,你就当我没问。”

“呵呵,你什么都懂,没什么不能说的。”王剑飞抽完最后一口烟,颓废的搓了把脸,之后打着火:“我先送你回去,边走边说吧、”

黑暗中,王剑飞的车飞驰在公路上,跟我解释说:“红S是市局专门成立的诡案调查局,归市局和省厅的领导直接管理,除此之外,不听命于任何一个部门,他的全称是红色S级凶案调查小组。”

红色,意味着血,就意味着死亡。

而S,一是代表大案要案!同时,也是英文“秘密”secret的首字母。

而我,哪怕同样毕业于警校,却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个神秘的“红S”,我能理解,红S组应该就是处理一些连他们重案组也处理不了的,又要保密的,又出了人命找不到凶手的特大凶杀案!!

“重案组无法破案,就自动转入红S了么?”我问道。

“嗯。”王剑飞点头:“只要是限期破案,我们又解决不了的话,自动转入红S,档案封存,资料交接,我们重案组再也无法接触到案子的详细细节,可是我知道之红S的那群人根本就是扯淡……没听说什么时候我们破不了的案子交给他们就顺风顺水的处理了,大部分都是直接封存了……如果真把这个案子交给他们,我估计那个张岳稀里糊涂的就完蛋了!”

我知道王剑飞的意思。

现在事实情况是所有证据都跟那个保安脱不了干系,哪怕他根本就没跟凶手打过照面!

然而,没办法,视频是他的手机录制出来的,而那栋大楼除了死者王倩倩之外那个时间点又只有他出现过……

不管是重案组还是红S,办案都是讲究证据的,我们哪怕判断出保安张岳绝对不是凶手,可,我们说不出来凶手究竟是谁!更没有证据来证明张岳的无罪。

说到这儿,王剑飞心里更是憋屈,叹了口气说道:“就在刚才,大半夜的,市局领导给我打了电话了,又是限期破案!三天!”

这一次,我没有接王剑飞的话茬,而是放倒了副驾驶的座椅,闭上眼睛,感受着车子的速度,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开始默默的分析这个案子……

首先,凶手杀人,猥亵,又变态的把受害人绑成一个诡异的姿势,这一点就很值得考究,究竟是为什么?什么仇什么怨?杀手心理扭曲能到这个地步?

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个凶手,特别的恨这个王倩倩?

正常公司上班职员的话,哪怕是跟同事关系再怎么不好,不至于恨到杀人这个地步!

那么,王倩倩一个二十来岁的普通小白领,白得像清水一样的社会关系,又怎么能跟这种疯子变态扯上关系呢……

根据现在所掌握的情况,第一,凶手进去过,可是没见出去,又楼里翻了个彻底根本没见到人!

鬼杀人的说法肯定是不成立的!

我也蒙了……

看似头绪千千万,可明显全都是断的!想要顺藤摸瓜的分析几乎都是半路夭折。

“这个凶手……好像是在跟我们玩儿捉迷藏啊。”王剑飞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以往,他说“我们”的时候,我总会提醒他,你是你,我是我。

但是这一次,我没继续说。

起身拍了拍王剑飞的肩膀:“我能不能看一看小胡说的那个人骨雕塑案?”

我觉得两个案子是有一定相似之处的,至少,两个案子,都是变态凶杀,而重案组,都没能见到凶手!

王剑飞惊喜地看着我:“你终究还是感兴趣……”

我提醒道:“我也是受害者。”

换句话说不是我的事儿也成我的事儿了,搞不清楚以后我睡觉都睡不好。

王剑飞皱眉,抬手看了看时间:“没问题,不过现在不行了,大半夜了,而且,人骨雕塑案已经转移到红S了,我没有权限,如果你真想看,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下孙局,看在你是受害人,又是老叶队儿子的面子上,或许有戏。”

“行吧。”

哪怕我很是着急,可也没办法,做事总要按规矩来,况且我也不是体制内的人,一切还要靠王剑飞牵线搭桥。

王剑飞把我送回家之后,立刻就开车赶回去了,他打算让法医连夜检验尸体看看能不能有其他的发现。

我说:“你是个工作狂,不能让法医组,痕检组那么多人都跟着你连轴转吧?”

王剑飞冲着空气挥了一拳,暗骂道:“关键我她妈着急啊!就给三天时间,可是现在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我的天……”

我看王剑飞说话的时候都像是快急哭了一样。

“行了,走了。”不等我说话,王剑飞直接上车,点火走人。

我目送他的车尾灯渐渐远去,一直到看不见,我转身去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两包烟这才上楼,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本来就昼夜颠倒写书生物钟错乱的我,今天晚上怕更是睡不着了。

回到家之后,我锁好门窗,再次打开电脑,登录QQ,打开邮箱。

QQ闪过了编辑的催稿消息,是凌晨一点发来的,我没回复,直接打开了邮箱的那个视频,看看能不能再发现点儿什么,或者说,刺激一下灵感也是好的,至少稿子写的多,出版社的编辑也不会拿着刀在后面追着我砍了。

视频打开,依旧是那个场景……

十四秒的视频,我下载到桌面,开始了循环播放,眼神死死的盯着屏幕,好像心里有一种预感,就像是我多看几遍,一直看,就一定从这个视频上发现点什么线索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视频里面,窗户吹动,雪花吹进办公区发出呜咽的声音,椅子转动发出的咯咯吱吱的声音,和死者瞪着眼睛盯着摄像头的画面,一遍一遍的再重复,无休止的循环播放着……

而就在这时候……

我忽然间打了个寒战!

“不对啊……”

我忍不住脊背一冷,迅速的摁住了空格键,视频立刻暂停!

这时候,我发现,这个王倩倩被捆绑的怪异姿势,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