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妈妈的反击

更新时间:2023-12-05 18:52:46

妈妈的反击 已完结

妈妈的反击

来源:七悦作者:长朝分类:言情主角:凤仙,秀春

《妈妈的反击》这部小说的作者是长朝,这是长朝得意之作,相信已经有不少朋友阅读,大家纷纷被发生在主角凤仙秀春身上的故事所吸引,也被凤仙秀春的个性所吸引,下面是《妈妈的反击》的内容:我妈是个不会下蛋的女人。她生不出弟弟,被奶奶讽刺多年,赶出了家门。后来她靠着自己买上了轿车,过上了好日子。奶奶又苦苦哀求回来复婚。妈妈反手改了我的户口,让李家绝了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妈是个不会下蛋的女人。

她生不出弟弟,被奶奶讽刺多年,赶出了家门。

后来她靠着自己买上了轿车,过上了好日子。

奶奶又苦苦哀求回来复婚。

妈妈反手改了我的户口,让李家绝了户。

1.

我妈是不会下蛋的老女人。

四十多岁的她,总是佝偻着腰,穿着灰扑扑的衣服,脚上拖着大几码的破布鞋。

她在村里不声不响,村里人提起她都会夸一句。

[李家媳妇儿啊,那可真是个贤惠人。]

2.

[你个不下蛋的老母鸡,给你吃给你喝,一天懒的等死。]

[猪不喂,鸡不管,短命鬼一个。]

奶奶咒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家,不管妈妈做什么,永远只会惹来奶奶的咒骂。

妈妈看向奶奶的眼神很冷,里面有我看不懂的苦仇大恨。

妈妈把猪草倒在化肥袋上,双手用力的挥着菜刀,铛铛铛的剁猪草。

我奶见此,变了脸色。

转头就跑到大门口,拽过门口的狗盆,咚咚咚的敲起来。

[都来看看啊,这小烂施杀人咯。]

[背时咯,活不成咯。]

动静闹的很大,很快门口就聚集起亲戚邻居。

大家指指点点,有管闲事的人喊回了工地上的爸爸。

爸爸风尘仆仆的回来。

一脸孝顺的扶起我奶,随后就薅着我妈的头发进了屋。

哭喊声,咒骂声充斥了我8岁的童年。

3.

国家开放二胎政策,少生优生不再被口口相传。

奶奶突然变了性子。

[凤仙,国家都开放了,你也把过去放开吧,趁还能生,在给老四生个儿子。]

[你看老二家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真忍心让老四绝后不成?]

奶奶苦口婆心,可是妈妈却油盐不进。

[生个屁,你们老李家只配断子绝孙。]

妈妈手紧紧的攥着锅铲,满脸怨恨的看着奶奶。

奶奶有一瞬间的心虚。

[我也不是故意的,大农忙的,谁能想到春香会爬锅炉里去。]

[是不是娃自己爬进去的,你比谁都清楚。]

我妈把锅铲一摔,红着眼带着我又出了村子。

我知道村口山坡上埋着一个小孩。

是我妹妹春香。

那年妈妈难产,废了半年命才生妹妹。

可是奶奶一看又是个女孩,当场就要掐死。

我妈浑身是血的从床上爬起来,以性命威胁才留下了妹妹。

妹妹出生,家里的钱都交了罚款,奶奶更是苛刻。

只给坐月子的妈妈一天一顿饭吃。

妈妈饿的脸发青,妹妹也每天饿的哇哇大哭。

六岁的我总是偷偷去挖野菜,回来煮汤给妈妈喝,那段日子,太苦了。

满嘴的野菜味,苦到了心里。

奶奶瞧着劝不动,她又来撺掇我。

[秀春,你要不要弟弟啊,有了弟弟啊,以后就有兄弟保护你啦。]

[弟弟?我不要弟弟。]

年幼的我,早早的知道了什么是重男轻女。

隔壁的小丫姐,自从有了弟弟,她妈妈就经常因为弟弟哭而打她。

她曾告诉我,她以后长大,一定要掐死弟弟。

奶奶软磨硬泡,我妈始终不曾松口。

后来奶奶也没了好脸色,总是把夜里把爸爸拉进她屋里嘀嘀咕咕。

4.

这晚,爸爸喝了不少包谷酒。

他一把抓起还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妈妈,拖拽进屋里。

我在一旁吓的哇哇大哭,嘴里不停的喊着。

[不要打妈妈,不要打我妈妈。]

可奶奶强壮的手臂死死的抱住我,任我如何拳打脚踢也挣脱不了。

[小砍头,你妈给你生弟弟去了,别嚎丧。]

我闹腾的太厉害,奶奶忍无可忍的给了我一巴掌,她粗糙的大手划过我的脸颊。

我眼前一黑,嘴里都是腥甜,脸上也火辣辣的疼。

我再也哭不出来,躺在地上缩成一团。

睁开眼,天色大亮,我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已经感觉不到疼了,麻麻涨涨的,肿的老高。

我顾不得穿鞋,就往屋里跑。

屋里一股子怪味,爸爸早就去了工地。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妈妈,她双眼无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巨大的恐惧把我包围,我不敢哭,抽抽搭搭的喊了声。

[妈妈。]

终于妈妈恢复正常了,她红着眼看着我,伸手摸了摸我高高肿起的脸颊。

[妈妈,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你别哭。]

我手慌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可是越擦越多,后来我也跟着哭了起来。

哭声惊动了奶奶,她举着猪食铲,气冲冲进来就是一顿骂。

[大清八早,嚎什么丧,赶紧起来喂猪。]

[在不听话,我就把这个小杂种也送人去。]

我妈没回话,她低着头,灰扑扑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

可是她攥着我的手却抓的越来越紧。

最终妈妈端起了猪食盆,又背起了背箩筐,带着我一脚深一脚浅的在河边割猪草。

河边上,妈妈把我抱在怀里,掏出口袋里的热鸡蛋,在我脸上滚来滚去。

我疼的龇牙咧嘴,直抽抽。

[春秀,你要多吃饭,快快长大啊。]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要快点长大,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割完猪草回家时,妈妈在河边站了好久。

最后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黑瓶子,丢进的河里。

塑料的黑瓶子,顺着河水越飘越远,而妈妈却永远被困在了这里。

5.

还未到家,我就远远的看着门口围满了人,奶奶的咒骂声响彻天际。

[读书,读狗屁的书,丫头片子一个,不如在家给我喂喂猪。]

门口村支书冷脸的站在门口,奶奶叉腰骂骂咧咧。

周围邻居都七嘴八舌的看热闹。

我妈放开我的手,推开人群,面对我奶的撒泼,羞愧的看着村支书。

[老四媳妇,春秀也到了读书的年纪了,你好好劝劝你妈,娃娃还是学点文化好。]

妈妈灰暗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一个劲的点着头。

我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了,奶奶一听让我一个女孩去上学,死活都不答应。

晚上,我妈做好饭还没上桌,奶奶就开始对着我爸数落。

[老四,你讲一个丫头子,读啥子书,家里活多的都干不完。]

[姑娘养大也是别人家的,花那么多钱做啥。]

奶奶絮絮叨叨,我爸一言不发的喝酒,只是附和着点头。

真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好模样。

最终,我爸一锤定音。

[读书没用,不去了。]

我妈刚好端着菜出来,闻言盘子摔碎一地。

[背时鬼,你要死了你。]

奶奶咒骂声响起,我妈红着眼,振振有声的说。

[丫头也得上学,我要送春秀读书。]

奶奶听完瞪大了眼睛。

[你敢,反了天了。]

小小的我也附和着。

[上学,我要上学。]

奶奶愤怒的站起来,手里的筷子朝着我的脸就抽。

筷子狠狠的打在我眼睛上,火辣辣的疼,我捂着眼睛就哇哇大哭。

妈妈着急忙慌的要过来抱我,奶奶却踹了我爸一脚。

[死女子一个,不听话就打,使劲打。]

爸爸放下手里的酒,再次摇摇晃晃的走向妈妈。

争吵声,咒骂声再次传来,直到满脸是血的妈妈,举着菜刀,冲出了厨房。

[必须送我春秀上学,不然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她把我护在怀里,这一刻她佝偻的腰挺的直直的,秀丽的脸上满是决绝。

院里围了一圈人,没一个敢出头劝架。

直到人群里传出一句。

[老四, 娃不读书,你要吃牢饭嘞,现在不要学费,花不了几个钱。]

我爸看了看我妈,又看了看眼睛流血的我。

几番挣扎纠结,最终垂下头回了句好。

咣当。

菜刀落地,我妈背起我就往外跑。

我的眼睛流血了,好多好多的血。

乡间的田埂上,妈妈这一刻,是我从未见过的伟岸。

6.

镇上医院,我妈妈跪了医生,又跪了院长,那一天,除了满眼的血红,就是妈妈弯曲的膝盖,佝偻的背影。

妈妈的脊梁又弯了。

妈妈不是英雄,可她的爱卑微又勇敢。

最终院长被妈妈感动,亲自给我检查包扎。

万幸的是眼睛是保住了,可是这只眼睛看东西时,总是雾蒙蒙的。

开学的前一晚,妈妈在奶奶屋里呆了很久,我不知道她如何说服蛮横的奶奶松口让我去上学。

第二天,妈妈拿出崭新的布鞋,手缝的书包,送我出了家门。

可是从上学以后,我就不能再跟妈妈睡一张床,只能在奶奶屋里打地铺。

每晚夜里,他们屋里总会传来妈妈的哭声,和爸爸的咒骂。

一晃,我上了三年级,因为眼睛看不清东西,成绩总是在班级里吊车尾。

可我也懂了很多东西,比如奶奶用我上学的机会威胁妈妈在生个儿子。

所以妈妈每一夜的折磨与煎熬,只为了我能每一日的坐在学校。

我看着妈妈身上的红痕,狠狠的把书踩在脚下。

[妈,我不读书了,你别跟爸爸睡一起了好不好。]

妈妈没说话,狠狠的打我的屁股,那是她第一次打我。

我恨她,更恨爸爸和奶奶,为什么我要生在这样肮脏的家庭里。

可我别无选择,但是妈妈有。

那天村里电话响了,村支书冒着大雨来家里找妈妈去接电话。

她颤抖着手,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外地话,说着说着她就哭了。

村支书给我带到另一间屋里,递给了我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外面滂沱大雨,可还是掩盖不住妈妈,悲切的哭声。

我缩在凳子上,怀里抱着苹果,一脸无措。

[你妈这般好的女子,却遇不到好人,唉,春秀,你可要好好读书,出人头地了带你妈过好日子啊。]

我看着瓦沿倾斜而下的雨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读书成了我唯一的救赎。

雨停了,泥泞的道路上,妈妈紧紧的抱着我前行。

她柔声细语的说着老家。

[春秀,你外婆打电话咯,她说家里的荔枝熟了,院子里掉了一地,多的吃不完。]

[菠萝蜜也挂了一树,你舅夜里在树底下尿尿,差点砸到了头。]

[你外婆今年身体不咋好,她让我回家看看她,她这辈子最记挂的就是我这个远嫁的幺儿。]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

从那天后,妈妈干活更加卖力,不光家里的活,她还打临工,割麦,挖地,搬砖,只要喊她,她来者不拒。

终于到了年底,她攒下了九百块钱,她偷偷藏在箱底的大衣里,那是她回家的底气。

妈妈从西省远嫁到云滇,当初爸爸跟着工头出去打工,认识了妈妈。

年轻总觉得爱情最大,妈妈不顾外婆的反对,跟我爸结了婚,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云省。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知冷知热,憨厚老实的男人,是个妈宝男。

婚后,奶奶强势胡搅蛮缠,爸爸愚孝,好吃懒做。

妈妈失望透顶,打算跑路时,发现怀了我,她煎熬着哭了一夜又一夜。

最后还算放下偷偷收拾好的行李,咬牙生下了我。

算来她离家也快十年,十年里,路途远,车马慢,这次是妈妈第二次回家。

第一次是怀我的时候,她想家想茶不思饭不想,奶奶担心她把孩子给哭掉了,让我爸带着怀孕的我妈,回了一次娘家。

不曾想,一晃十年就快过去了。

临行前的这几天,妈妈难得的高兴,她脸上多了笑容,干活时嘴里也哼着小调。

她给我买了新衣裳,花头绳,洗的干干净净。

等她收拾好行李,往箱底里一掏。

瞬间她脸色惨白,钱没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