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短篇 > 戏班

更新时间:2024-03-30 01:21:31

戏班 已完结

戏班

来源:阅文作者:佚名分类:短篇主角:时鸢,贵妃

《戏班》是一部从名字就很吸引人的小说,本文的作者是佚名,主角为时鸢贵妃。向大家推荐这部小说的理由主要是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充满看点,主要内容如下:殷朝皇帝爱听戏人人皆知,我师傅作为京城最好的戏子,在重阳节宴的时候被宣进了宫。重阳节宴上,皇帝夸我师傅燕语莺声,余音绕梁。贵妃知道后,任人凌辱了师傅,又用一碗炭火封了她的喉。自此,京城第一戏子死了。可她不知道的是,日后她会比我师傅惨一千倍一万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殷朝皇帝爱听戏人人皆知,我师傅作为京城最好的戏子,在重阳节宴的时候被宣进了宫。

重阳节宴上,皇帝夸我师傅燕语莺声,余音绕梁。

贵妃知道后,任人凌辱了师傅,又用一碗炭火封了她的喉。

自此,京城第一戏子死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日后她会比我师傅惨一千倍一万倍。

(一)

贵妃娘娘有个习惯,每日晨起必须用鲜花入沐生香,可这一日不知为何,来送花的小宫女并没有走出永宁宫。

“贱人,还敢当着我的面勾搭皇上,本宫看她是活腻了。”贵妃一边任由身边人服侍着穿好衣服,一边皱着眉头谩骂着。

美人就算皱眉也是好看的,但此时永宁宫内的下人全都低着头并无一人敢瞧,生怕自己发出了声响后会惹了贵妃不悦,下一个死的人就会是自己。

今日御花园当差的小宫女来送花,不过是因为在皇帝面前多答了两句话就被贵妃杖毙拉出了宫门。

皇帝问她:“御花园现如今都开了什么花?养花的时候可费功夫?”

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两句话便触了贵妃的霉头,等皇帝去上了早朝,送花的小宫女就被拉出了院子杖毙。

那时候我正在永宁宫的门前擦地板,是亲眼瞧着她被拉了出去,额头全是汗珠,腿上的血淋了一地,惹得整个门前满是血腥味。

我拿着布埋头擦着地板,当值的姑姑同我说:“如果你擦不干净被人瞧见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我点头,更加用力地擦起了地板。

这小宫女的血流在地板上是那么多,那么鲜艳,我忍不住想,那日师傅死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再抬眼,贵妃已经出了门,我慌忙跪了下来。

贵妃要去御前寻皇帝,她差人炖了一宿的羹汤自是不能浪费,只是路过我的时候,她突然顿住了脚步。

预料之中她用鞋子挑起我的下巴,皱着眉头质问道:“你身上是什么香?”

我假装浑身发抖,跪在地上朝贵妃直磕头:“求娘娘饶奴婢不死,奴婢是为了掩盖地上的血味怕污了娘娘的鼻子,才斗胆撒了一点香粉。”

我低着头只敢看向贵妃的鞋子。

贵妃轻笑了一声,正在众人思索我是死是活的时候,她突然朝我问道:“是个机灵的,叫什么名字?”

我依旧低着头,颤颤巍巍不敢出一点意外:“回娘娘的话,奴婢时鸢。”

入宫三月有余,我的机会终于到了。

(二)

师傅死后,戏班便遣散了,我作为师傅最得意的弟子并没有再谋出路,而是隐姓埋名入了宫。

幼时我便死了母亲,父亲酗酒成瘾,家中无钱时他便让我出门去乞讨。

我年纪小,路过的人见我可怜便会给我一二铜板,父亲发现后更是变本加厉,有时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会把我赶出家门。

父亲说:“女儿不过是个赔钱货,能给老子讨酒喝已经是你最大的福气了。”

大雪纷飞,我只裹了一件单衣,带着破碗在京城街道上乞讨,我的一双手被冻得僵直,浑身发抖,只期盼有好心人能给我一些银钱,好让我回家去。

师傅便是那一日出现的,她蹲在我身旁像娘亲一样抚摸着我被冻得发红的脸庞:“你今年多大?家住哪里?大冬天里怎么一个人在这?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不答,只是抱着她的腿说:“我不要回去,你给我些钱,我爹就不会打我了。”

师傅一愣,终究还是带我回了家,她说让父亲开个价,要让我做奴做婢。

父亲见钱眼开,直接开口要了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能让我爹两年不愁吃喝,师傅几乎是掏空了身上所有的银子才将我买了下来。

我替她洗衣她却打我,她说我的手要好好养着,她还问我你想学唱戏吗?

我点头。

于是便跟在了师傅身边学戏,不是为奴为婢,而是做了她的徒弟。

可现在,师傅死了,一切都变了。

如果师傅没有死,她会是京城最好的戏子,她会满城桃李,名满天下。

贵妃视人命为草芥,善妒成疾,重阳夜宴后将一碗炭火封进我师傅的口中。

那一日,贵妃高高在上地坐在上方,看着被疼晕昏死过去的我师傅漫不经心道:“不过是个戏子而已,真以为自己进了皇上的眼。”

“本宫就废了她的嗓子,再将她四分五裂丢出宫外,敢跟本宫作对的人都不得好死。”

(三)

贵妃娘娘喜香,我便是知道她的心思,所以才故意在地上撒了香粉。

她日日用鲜花沐浴便是为了身带轻香,可花瓣毕竟是花瓣,时间长了总会随风消散,但我在地上洒的香粉却不会,不论什么时候都会一直牢牢在沾在人身上。

这本是唱戏登台时师傅为了掩盖汗珠的物件,现如今却入了害死她凶手的手中。

贵妃娘娘将我召到身边去,她躺在榻上,挑着好看的眉眼问我:“时鸢,日后就留在本宫身边替本宫制香。”

从那日起,我便被调到了贵妃身旁,不再是永宁宫前的最下等的洒扫婢女,而是她身边的贴身婢女。

永宁宫里有很多宫女都嫉妒我,巴不得我去死,可我知道,贵妃喜香,只要她要这东西一天,我便不会死。

我每日夜里便会守在贵妃身旁为她点上一炷香,等她早上醒来时身上便全是这种香味了,唯有皇帝来永宁宫时她会让我早些熏香。

皇帝坐在榻上,将贵妃揽在怀里,我则低着头站在屋里服侍。

贵妃娇笑连连,依偎在皇帝怀中:“皇上,臣妾今日美吗?”

美人眸光潋滟,皇帝当然喜欢,可他却先是摸了她的秀发放在鼻息之下:“贵妃当然美,身上也总是那样香。”

香味得了皇帝的喜爱,贵妃果然高兴,她眸光一亮忙娇声娇气道:“那皇上不能再去贤妃那了。”

贤妃是皇帝新纳的妃子,家世显著,是当朝太傅的女儿,而贵妃只不过是一个前朝公主,全是靠着美貌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在这后宫里,所有人都有保障,只有贵妃是完全要靠皇帝的。

(四)

皇帝听到贵妃的要求并没有答复,只是糊弄过去,赏赐了一些东西安抚她。

皇帝走后,贵妃看着满地珠宝大怒,将这些东西摔了一地,我的额角被珠宝砸出了血来,乌青一片。

满室狼藉,贵妃怒声大骂:“贤妃这个贱人,不过是刚刚进宫就敢踩到我的头上,本宫要她不得好死!”

贵妃将桌面上所有的东西全摔了下去,满宫下人无人敢应,贵妃说让人不得好死那便是真的会去闹上一通的。

第二日,众妃子都去御花园中闲聊的时候贵妃也去了,一众人簇拥着她,就算是皇后在她也不会给一丁点面子。

“今日贤妃也在?”贵妃坐在正中,任由其他位份低下的嫔妃为她倒茶。

只要是众人群集的场面,我总是不用伺候贵妃的。

贤妃坐在离贵妃不远不近的地方,她生性温善,见贵妃挤兑她也并不生气,只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贵妃最讨厌的就是这类人。

她张扬肆意,若是惩罚下人就必须看到她的痛苦,可若是遇到贤妃这种人,那就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人有气无力。

果不其然,贵妃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本宫听闻妹妹最会吟诗,若是可以我们就一齐去荷花池那里吟诗作对。”

御花园的荷花池是最危险的,周边没设围栏,一不小心就会滑落进去贵妃什么心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站在贵妃身侧自然是要帮她一把的。

贤妃不好拒绝,众人跟着贵妃到了荷花池处,夏日里荷花开得那样美,贵妃却突然道:“这花还不够艳,若是滴上人血才算娇艳。”

语毕她还娇声一笑,毫不避讳的瞥了一眼贤妃。

贤妃开始作诗,我站在她身后,明着贵妃的心思将她绊倒推进湖中。

众人惊慌一片,贵妃却眉眼带笑,扶了扶自己的发冠:“还不找个侍卫太监来救贤妃。”

“哎呀,本宫且说妹妹未免也太不小心了些,这样宽阔的地方都能摔进去。”

(五)

贵妃出了气,连带着对我的态度都好了许多。

可她是出了气,受罚的却是我。

皇后来了永宁宫中,说那日明显有人推了贤妃,贵妃佯装不知情,惊讶道:“什么贱婢竟然敢推贤妃妹妹,既是如此,那本宫就替娘娘好好惩罚她。”

我被拉出宫门打了二十板子,身上的疼痛早已让我麻木,我口中咬着帕子汗珠直流,闷哼一声后被人带回了永宁宫。

我忍着痛朝贵妃磕了头,这是我唯一能让她信任我的机会,就算是被打死我也得抓住。

贵妃见到我皮开肉绽的模样先是嫌弃地捂了捂鼻子,而后差人将我送回房间,又赏了我金疮药。

我看着手边的金疮药,终于笑了。

从那日起,我真的成了贵妃身旁的大宫女,只要她需要我做她的脏手我便会出现。

她需要这样一个忠仆,而我也需要她极高的信任才能开展下一步。

自从贤妃被我推进了湖中便彻底和永宁宫结了仇,凡是贵妃和贤妃在场总是会争执一番。

我冷眼看着争执不断的两人,嘴角却微微上扬了起来。

吵吧,吵得越狠越好,我只想要贤妃对贵妃的恨意能拉到最大。

(六)

月末我奉命去内务府拿了份例,恰巧贤妃身旁的宫女青儿也来了。

我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她领的银子撒了一地,甚至还用脚踩上一踩:“什么贱蹄子,还敢挡着我的道。”

青儿被我气得手抖,她先是收起了银子,而后指着我道:“你等着,你别走,我们家娘娘就在宫里。”

“不过是贵妃身旁的一条狗,竟然敢这样耀武扬威起来。”

我轻笑一声,继续辱骂她:“打狗还要看主人,要我说,我们都是狗,可偏偏我敢打你,却无人敢打我。”

青儿被我彻底激怒了,竟是连银子也不要了,一路跑着回到了祥福宫。

祥福宫是贤妃的宫邸,是整个皇宫里离内务府最近的宫邸,不到一会儿三五个人高马大的小太监便走了过来。

他们左右前后地钳制住了我,将我往祥福宫压去。

我虽被压制着,但眼底兴奋的笑意却怎么也抹不掉。

这个时候我实在等了太久了,我迫切地需要一个单独面见贤妃的机会。

(七)

祥福宫内,青儿站在贤妃身旁哭诉着:“娘娘,她们简直欺人太甚。”

贤妃瞥了我一眼,让那些太监将我压在地上。

地面上粗糙的质感划伤了我的脸,可我并不在乎,只是看着眼前的宫女太监大声叫骂道:“你们是什么东西,除了贤妃娘娘也配在我面前说话。”

青儿被我气得目瞪口呆,她不可置信地指向我,可下一秒贤妃却发了话:“都出去吧,本宫单独会会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