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万家主母

更新时间:2020-09-15 22:22:50

万家主母 已完结

万家主母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初雪,万克己

初雪万克己是小说《万家主母》中的角色,该部小说的作者秋李子的文笔清新流畅,让《万家主母》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内容讲的是:万家主母,是姓万人家的主母而不是万户人家的主母。以妾身份进入万家的初雪,最终成为了万家的主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万克己的手停在那里,看着初雪一言不发,初雪被他看的低下头,细白的手紧紧握住帕子:“克己,我晓得说这样的话是逾矩了,可我跟了你,你就是我的依靠。以后怎样我也不知道,好歹有个孩子傍身,我在这院里也能活下去。”

初雪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后面已经带有压抑不住的哭音。接着抬起头,眼里虽含有泪,唇边却带了笑:“克己,你对我的好我知道,可我还知道另一件事,你对我越好,将来太太进了门,只怕我的日子就越难过,有个孩子,就算你不对我好,我也能活下去。”

初雪的这几句话让万克己心中刚升起的怒意开始消失,他的手点上初雪的下巴,两个指头来回摩挲,仿佛是在问自己:“你就这样不信我吗?”初雪的眼泪被这句话问的顿时掉了下来,却把头往一边偏去,不让万克己看到她眼里的泪。

万克己心里有些难过,初雪对自己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可是不管怎么做,都觉得初雪和自己之间还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万克己的双手搭在初雪肩上,把她转了过来:“我说过,我要你就是要一生一世的,我不是那种好色贪花见一个爱一个的人。”

一生一世,这种誓言听起来很让人动心,可是要做到就很难,初雪曾听过也曾见过那些说过一生一世的人转眼就各自分了东西。而在这后院里面,相信男人的一生一世,那更是靠不住。

初雪的沉默让万克己竟无法说出话,他把初雪拥入怀里,抚摸着她的背,过了会儿才道:“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初雪趴在万克己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能听到他的心隔着衣衫跳的十分有力。这些声音让初雪觉得十分踏实,可是初雪不敢仔细听,更不敢沉迷于这种声音之下,自己只是他的一个妾,不管有没有太太在上头,都要谨守本分不能有任何逾越,不然等着自己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对夫主动了心,那就会生出别的念头,而生出别的念头就会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那时就会去争,就会去抢,就会不甘心于自己的命运,可这样的妾往往下场是极凄凉的,当初有多风光,下场就有多凄凉。得到的不会是同情而是骂名,不守本分妄想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这就是下场。

要在这后院长长久久安安稳稳待下去,就要守住自己的心,做好自己的事,这样才能长久待下去。初雪再一次说服了自己,脸上却露出笑容,看向万克己的眼十分温柔:“克己你对我的好我知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和我一生一世,可是我会对你一生一世。”

这样的话算是誓言吗?初雪含糊地想着,忽略掉万克己看向自己的眼神突然变的狂热,只是攀着他的脖子,想和他近一些,再近一些,这样可以让自己得到温暖,能在未来或许可以预见到的冰冷夜里回忆起那种温暖。

春雀的声音在帘外响起,打断了这满室的温情:“老爷,老太太让您往她房里去一趟,说有话和您说。”万克己放开初雪,用手扣好衣衫,低头看着给自己理着衣衫的初雪脸上那一抹红晕,不由伸手摸了她一把,悄声道:“等我回来。”

方才竟还忘了这是在大白天呢,初雪的脸更红,看着万克己重又穿戴整齐要出去,猛然想到一事,拉一下万克己的袖子道:“老太太要问娶新太太的事,你可不要……”不要什么,万克己等着她继续往下说,见她只是咬一下唇不说话,心里已经明白,不要忤逆老太太的意思。

无论从什么地方论,都该娶个新太太回来,可是现在对着初雪,万克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一个新人,一个从本质上来说,可以完全操控初雪命运的人。

春雀打帘子的手已经都已经酸了,才看见万克己走了出来,跟着万老太太房里来传话的婆子走了。放下帘子春雀走了进去,对初雪道:“姨奶奶可要再喝一碗茶?”

说着初雪已经倒了茶过去,看见初雪脸上那一抹还没消去的红晕,春雀不由心生羡慕,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修来的福气,老爷那么宠她,简直就是千依百顺。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样的福气,春雀摸一摸自己的脸,就把手放下,自己长的也不丑啊,为什么就没人看中呢?

初雪绣好几针抬头正好看见春雀把手从脸上放了下来,那种动作太明显了。初雪继续低头绣着,似乎不经意的道:“人啊,在这深宅大院里活,最要紧地是知道自己的本分。”春雀一惊,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初雪还是在那做着针线,仿佛什么都没说过。

本分吗?春雀嚼着这两个字,有时候只守本分还不是会被人欺负,总要晓得一些事情才能出头,才能让自己过的好。

万老太太看见儿子进来,把手里的佛珠放下,等不及儿子行礼就道:“你来瞧瞧,这是我给你挑的几家姑娘,你看这家,虽说人家穷了些,可是爹是做过两任教官的,教出来的女儿也是知书达理的,还有这个,年纪虽说稍大一些,可进了我们这样人家是要当家的,哪能要那些从没经过世事的呢?”

说着万老太太就把庚帖往万克己面前放,万克己并不像自己的娘一样高兴,握住她的手道:“娘,儿子晓得你为我的事操碎了心,可这事能不能先缓缓?”缓缓?万老太太的脸立即放了下来:“老大,素梅没了都五年了,原本为你续弦出了你爹这事,你不想着续也是常事,可是现在你有了刘姨娘,难道能纳妾就不能娶妻?我这两个月也瞧得出来,刘姨娘是个老实孩子,她管着你院里的事,也从无一点越俎代庖的主张。可是妾就是妾,她不是妻。”

万老太太说一句,万克己点一个头:“娘,您说的儿子全晓得,可是……”万老太太重重一掌拍在桌上:“可是什么?难道你还心疼她,觉得她进门日子浅,再娶一个来扰了你们的恩爱,今儿你娘我就说句不该说的话,从来只听过正经夫妻结亲的日子短不纳妾怕扰了恩爱的,从来没听过为一个妾不让正经太太进门怕扰了恩爱的,老大,你糊涂了吗?”

万老太太说这番话的时候万克己已经站起身垂手恭听,等她说完万克己才道:“娘,这些道理儿子全都晓得,可是娘,您挑出来的这几家姑娘,都是好人家女儿。好端端的,让她们填什么丫头的房,被人笑话呢?”

说到这里万克己喉咙哽咽一下,万老太太如同被雷击倒,用手捶着胸口,竟不知道怎么反驳儿子,要是自己老头子在,他肯定不管这些,说一句这有什么,多花几两银子,看了那么多的银子谁还在乎别人笑话?

杨氏不就是这样进的万家门?刚开始去说亲的时候杨翰林还面有难色想不许,还是先送了四百两银子做了见面礼,银子一出手,杨翰林的神色就变了。再听到万家许了三千两银子的聘礼,这些聘礼一厘万家都不要,还另外送杨家一千两银子给杨氏做嫁妆,好不丢杨家的脸。

杨翰林听了这番说话,又听到万二老爷聪明俊秀,此时也不万老太爷曾做过程家的管家,不过是个暴发户,欢欢喜喜把女儿许给万家。万家娶杨氏进门,前后也花了有上万两银子才娶到。万老太爷在当日席上喝的大醉,却没进宠妾的房,而是到了自己房中,拉着自己的手说了许多,最后却是得意一笑:“什么翰林家的千金,有了银子,还不是做了我的儿媳,有了银子,什么买不到?”

可儿子和自己老头子不一样,万老太太叹了一声,面上露出疲惫之色,那几份庚帖还摆在那里,上面花花绿绿写了姑娘们的名字家世,可此时万老太太却没力气去打开庚帖再瞧瞧。

见万老太太一副伤心摸样,万克己心里不忍,但有些事还是说出来的好。他坐到万老太太身边:“娘,儿子晓得娘您是一心为了儿子好,可这要娶了个不好的,到时天天吵闹不休,娘您岂不更操心?就算……”万克己顿了顿,就算娶了个好的又怎样呢?两位弟妹人前看起来都是贤惠至极的,外面人人都赞好,可是内里如何只有二弟三弟晓得。

二弟有次酒后曾经叹息,说人人都羡慕他有这么个贤惠妻子,可是谁知道他心里的苦?不吵不闹不撒娇不吃醋,这哪像个活人,倒像娶了尊菩萨回家来。那时二弟还拍着自己的肩,说像大嫂和大哥这样的相处才叫夫妻,而不是外头看着举案齐眉,内里离的足有万里之遥。

三弟虽没二弟那么多的唠叨,可也曾说过一句,出身太好的媳妇,在这辈还消受不起,总要等到下一辈才能消受。这些都是夫妻之间的私事,难以向人开口,可毕竟这是过日子,不是给别人瞧的。

万老太太正听着,不见儿子往下说,抬头见儿子只是皱眉面上若有所思的样子。伸手拍一拍他的手:“我晓得你的心,可是我们家现在已不是当年的人家,这娶媳妇可不能胡乱娶了,别的不说,娶了你二弟妹过门,就算去和府里盐司应酬起来,别人也面色要好些。娶了你三弟妹,扬州城里别的人家也亲热些。她们两个也还孝顺,虽说老二老三他们有时绊几句嘴,可小夫妻哪有不绊嘴的?”

小夫妻间绊几句嘴,万克己不由一笑,万老太太觉出儿子笑的和平时不一样,握紧儿子的手:“老大,你爹的心你是知道的,他这一辈子,要的就是万家轰轰烈烈的,他一生,最恨别人瞧不起他。”说起万老太爷,万老太太眼角有了泪:“老大,你是个孝顺孩子,你要知道,这娶媳妇不光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们万家。”

万家现在虽然大富,可毕竟根基浅薄,要在扬州城里长长久久轰轰烈烈,所要做的还很多。而娶个出身好的妻子,对万家的帮助自然不小。万家现在拿的出来的,除了银子再无别的。

见儿子不说话,万老太太又拿起庚帖:“老大,我也晓得你想的周到,可你要明白,这些人家为什么背了填丫头房的名声也要拿庚帖来。”这些万克己当然想的到,可是心里还有别的想法,万老太太见儿子有些软化,把庚帖打开在他面前:“毕竟是娶填房,来说的人家没有像你那两个弟妹一样,这里的两个是我细细挑出来的,一个是教官之女,今年十六,这教官宦囊淡薄,老两口就指着女儿能嫁个好些的人家。这个是你三弟妹的远房表妹,是遇到母丧耽误了,今年刚满二十,别的也不消你说,我也不大看的上,你好好地再瞧瞧,毕竟是你娶媳妇,总要你觉得心里欢喜才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