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淑女纪事

更新时间:2020-09-16 21:23:38

淑女纪事 已完结

淑女纪事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守玉,顾澄

《淑女纪事》在古言小说中算是比较良心的一部了,更何况这还是秋李子大大的作品,看完后很多人都爱上了小说中的主角守玉顾澄,小说简介:再也不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大家闺秀!这是从小白兔成长为小野兔的故事。然后小野兔准备吃掉那只大灰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守玉的面色微微变了变,在镜子里瞧了小月一眼,小月忙又道:“姑娘,许是他们说错了,像姑娘这样端庄稳重知礼的,谁不喜欢呢?”守玉的心情却并没有转好,只是拿着一把梳子在把玩,昨夜到现在,丈夫对自己说的话都很少,虽照旧合卺但却透着一股不耐烦。

想起曾听到的,风流浪荡哥儿,既是个风流浪荡的哥儿,还不晓得外面相与了多少别人?小香拿着首饰过来:“姑娘,戴这支凤钗可好?”小月已经拿起凤钗往守玉发上戴去:“瞧瞧,这样的凤钗也只配我们姑娘戴,这样更显娇美。”

守玉望着镜中的自己,虽带有点点愁容,但初出嫁的新娘,面上的羞红是怎么都改不了的,自觉容貌比起昨日还要美上几分。小月笑着道:“姑娘,这才是刚出嫁第一日,和姑爷还不大熟,等到以后姑爷和你熟了,也晓得姑娘你的好处了,那时姑爷定会把你放在手心的。”

小月说的一脸肯定,守玉心里也大安,是啊,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顾家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妻子,现在还不熟,自然和别人在他心里不一样,等到夫妻之间熟了,那时就不一样了。

想着守玉对镜中的自己一笑,镜中女子明眸皓齿,笑意吟吟,正是新嫁娘该有的样子。守玉又瞧一眼镜中自己,打算站起时候顾澄走了进来,瞧见守玉还没起身,那眉皱成一个疙瘩:“怎么这么半天都没收拾好,快些吧,爹娘还在前面等着呢。”

守玉急忙起身,想和他一起走出去,谁知顾澄已经自顾自走出,守玉急忙跟上。小月虽见守玉面色变的好一些,但看见顾澄这样,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希望姑爷能够像自己说的那样,仅仅只是因为和姑娘不熟才会这样,而不是因为像旁人说的,姑爷在外风流浪荡,怎会把心放在家里?

小香拉小月一把,小月忙追上他们,小香悄悄在小月耳边说了句:“瞧现在这样,姑娘日子只怕不好过,那我们怎么办?”陪嫁丫鬟的日子是和主人息息相关的,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们还不能换主人。

小月觉得小香这话问的着实奇怪,白她一眼:“你关心这个做什么?难道是后悔,当日可是你挤掉别人才能陪姑娘出嫁的。”小香脸顿时一红,昨日今早,这种种事情看在眼里,小香和小月为守玉焦急不一样,她更多的是为自己打算,听到小月这样质问,小香强道:“我不也一样是为姑娘打算,怎么会是后悔?”

小月嘴一翘,才不信她的,原本挑的丫头就不是她,只是谁也不晓得那个丫头怎么就病了,才把她挑上来陪姑娘出嫁。

小香也不在乎小月的冷哼,这又不是当初在褚家,没必要事事捧着她,小香的眼突然一亮:“姚妈妈好,妈妈这是要往哪里去?”姚妈妈是顾太太身边得用的管家娘子,小月她们虽提前一日到,但还没正式给顾家的主人们磕过头,这两日见的只有姚妈妈。

姚妈妈听到招呼停下脚步瞧着她们:“还说怎么不见跟着的人呢,原来是你们两个丫头走的慢些?也瞧不出你们这么体贴,让三爷三奶奶在前面走好说说话。”

姚妈妈这话说的小香捂嘴一笑:“姚妈妈好会说话,侄女们不过是脚步慢了些。”姚妈妈还想再说几句,小月瞧见顾澄夫妻离这边已经有段路,忙对姚妈妈道:“姚妈妈,姑爷都要进去了,改日再去寻您说话。”

听到姑爷二字,姚妈妈嘴一撇:“不要怪我老婆子多嘴,这都嫁过来了,总不能再似以前一样称呼吧?”小香忙道:“是呢,姚妈妈,我们还是去追三爷三奶奶吧,您老先忙。”说完还是等着姚妈妈先走,小月已经有些等不得了,瞧见姚妈妈转身就举步往前走。

小香一直等到姚妈妈走出几步才追上小月,低声埋怨道:“你也不等姚妈妈走了就先走?”小月皱眉:“姑娘姑爷都快进去了,我们还离他们好大一段路呢。”小香白她一眼:“那是三爷三奶奶,现在已经不在褚家了,姚妈妈可是太太的心腹,你啊,到时候别嫌我没提醒你。”

小月觉得脑子都乱了,怎么这才一晚上,小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过看见顾澄他们已经快到大厅,小月也没和她多说忙快步跟上。

守玉这一路走来,都想和顾澄说几句话,可是不晓得说什么,也只有低眉敛首屏声静气跟在他身边,一路遇到下人给他们行礼,都是顾澄在那说话,守玉只是面上带着笑容,听到别人称呼自己三奶奶的时候脸上有微微红色。

这样一路行来,顾澄原本只有三分的郁闷早变成了七分,这样胆小害羞,只怕连谎话都不会说,怎么指望她为自己打掩护骗爹娘好让自己出去尽情玩耍?等快走到厅前顾澄才对守玉道:“你也出了阁的人了,不要这样扭扭捏捏。”

这是顾澄从出来到现在第一次对守玉开口,话虽然带着不耐烦,但守玉却觉得他很关心自己,忙点头道:“相公,我知道了。”叫出相公时候,守玉心里又有些羞,瞧见她面上带出的羞涩,顾澄觉得总算一张面皮还不算差,伸手捏一下她的脸很快放开。

这举动让守玉一张脸羞成红布,不但是大白天而且还是在外面,相公他怎么这么大胆?守玉咬一下唇,看来真是小月说的对,相公只是和自己不熟,等以后慢慢熟了就会变了。

顾澄已经往台阶上走去,见守玉没有跟上,顾澄回头有些不满地看着她。守玉回过神来又暗自骂自己怎么沉不住气,自己现在已经嫁人了,是大人了,哪还能时时发呆?

夫妻俩走进厅里,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拜见过顾家父母,又依次见过长辈,和妯娌们认了,收了许多表礼。小月两人又给顾家老爷太太磕了头,瞧着这两个丫鬟,顾太太点了点头就对下面的顾大奶奶道:“这两个丫鬟还是比着你的例放在三奶奶房里,只是老三原来房里那几个丫鬟怎么处置,你要问问三奶奶。”

顾太太虽没正式让顾大奶奶掌家,但一些具体事故已经不问,听到婆婆说顾大奶奶忙站起来道:“三叔叔原本房里共有四个丫鬟,有两个年岁已经有些大了也该配人了。另外两个还小些,三婶婶要她们服侍的话就留下,不要的话就送去别人屋里。”

这话进了守玉的耳,守玉不料今儿才头一日就要自己决定那几个丫鬟的去留,还没说话就听到顾澄开口:“旁人罢了,怡人侍奉我十来年了,她要留下。”说着顾澄瞧一眼守玉:“怡人从六岁就来服侍我,换个旁人服侍我还真不习惯。”

守玉听了这话,虽早已有准备,但还是觉得嘴巴里面酸的不行,活似一缸醋打翻在心里,忙整肃心神轻声道:“相公既这样说,那就让怡人留下和那两个小的留下,另一个就配人吧。”说完守玉觉得嘴巴里的酸味没有褪去,但还要笑着对顾大奶奶道:“劳烦大嫂了。”

顾大奶奶听了这话,嘴角扯了扯,没想到这还真是个老实头,顾er奶奶瞧一眼守玉笑了:“三叔叔可真有福气,娶了这么一房贤惠的媳妇回来。”这话里带有点暗讽,守玉听了出来手不由悄悄握紧。

顾澄却没出口为守玉分辨,顾太太也不管儿媳们各自怎么想,只是按例说了几句媳妇们要好好相处的话,姚妈妈就来报下人们还等着给三爷三奶奶磕头道喜。

顾太太让顾澄夫妻出去受了下人们的头,放了赏钱,酒席也备好,男在外女在内欢饮一番,等到回房时候已经是午后。

小月服侍守玉脱掉大衣服换上家常衣衫,小香打来水洗了脸,外面就有个婆子进来:“三奶奶,大奶奶吩咐小的把怡人这几个丫头带过来。”

守玉本来已经歪下,听到这话又让她们进来。怡人瞧着十八|九的样子,另外两个小一些的也有十三四了,三个人行礼下去,守玉叫她们起来,不由往怡人面上瞧去,这怡人生的很美,一双眼微微往上挑,声音也似黄莺出谷一般。

既然顾澄特意点名要留下她,那这人定是顾澄心爱的丫头,守玉觉得心里酸的一阵阵的,还要强自压下去,温和笑着道:“你们服侍三爷的时候长了,自然晓得该怎么做。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

怡人已经笑了:“奶奶这话说的是,别的不敢说,三爷想什么,奴婢就能猜到。”小月在怡人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就变了,刚要出声呵斥,守玉已经道:“既能猜到三爷想什么,还要常来问你。”

说着守玉就让小月拿几样首饰出来赏她们,怡人接过首饰时候脸上有轻蔑神色,勉强谢赏就走了。等人一走,小月就不满地道:“姑娘,您怎么能这样?她接首饰的时候还有些不大情愿,不就是个丫鬟,三爷再宠她也不过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守玉觉得很累,用手撑着额头道:“我这不是怕伤了夫妻间的和气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