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曼婚

更新时间:2020-09-17 20:19:29

曼婚 已完结

曼婚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曼娘,陈铭远

《曼婚》中曼娘陈铭远的角色真的是人见人爱,秋李子也太会写了吧,现实中像曼娘陈铭远这样性格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古言小说《曼婚》主要内容:徐陈两家数世迭为婚姻,今世更为亲密。五代同堂的徐家大宅,长房新丧母的小姐曼娘正在等待姨母陈珍兰全家的来访,她并不知道这次来访将让她的命运整个改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嫂已急急为徐大太太打起帘子,外面虽然人不少,奶奶小姐还有服侍的丫鬟婆子们,瞧见曼娘这样跑出来,八小姐正待上前问话就被曼娘推开,九小姐见状忙接住自己姐姐。丫鬟婆子们听见徐大太太的命令,忙要去拦,但曼娘总是这家里的小姐,况且徐大太太那语气也不是很急,只带了一半的力气,早被曼娘左右推开跑远了。

此时徐大太太才走下台阶,徐三奶奶机灵,忙示意十小姐追出去,自己就手扶了徐大太太:“婆婆,到底?”徐大太太早在曼娘进去时候就有了主意,此时扶了徐三奶奶的手喘息定了才叹气:“哎,小十三也是姐弟情深。”

老姨奶奶在这家里二十来年,怎不明白徐大太太的心,毕竟曼娘是孩子又是女儿家,真去徐老太爷面前哭求,徐老太爷也不能对她怎样。也走下台阶对徐大太太道:“老太爷的话在这里,我不过是个传话的,这孩子还请太太先抱过去。”

徐大太太不由瞧老姨奶奶一眼,这眼里有毫不掩饰的不满。老姨奶奶把眼垂低一些,虽然徐老太爷已然年老,但现在的依靠还是他不是别人。徐大太太眼里的不满徐三奶奶是看出来了,她是机灵人怎会在这个时候捋胡须,已经笑着道:“老姨奶奶还请先进屋喝杯茶再说,毕竟十三侄女这么跑去,说不定老太爷就改了主意呢。”

话说到这份上,老姨奶奶就坡下驴点头:“三奶奶说的是,倒是我糊涂了。”徐三奶奶淡淡一笑:“老姨奶奶服侍祖父日子久,晓得祖父的脾气,怕十三侄女过去被训斥也是有的,说起来,还是你心疼十三侄女,哪是什么糊涂呢?”这番话说的徐大太太也点头,老姨奶奶面子又重新有了,也就进屋坐下喝茶。

刚进屋十小姐就走进来,跑的还有些喘,对徐大太太道:“祖母,孙女在背后追十三妹妹,可是十三妹妹脚步极快,一下就跑到松寿堂了,孙女不敢擅自进入松寿堂,只得回来。”松寿堂是徐老太爷居所,等闲不得让人进去打扰,十小姐心里明镜一般,晓得今日这事曼娘定是不怕冲撞徐老太爷,可自己还是有几分怕的,只要尽了做姐姐的责任,追了一段没追到就好,还是先回来报信。

听十小姐这么说,徐大太太点头:“好孩子,累了你,先喝口茶,可安排人等在松寿堂门口没有?还有你八叔晓得这件事吗?”十小姐接了柳嫂递过来的茶一口喝干才回自己祖母的话:“我已让晚香守在那里,一有消息就赶紧往里面报。”

徐大太太拍拍孙女的手:“你这孩子,果然很妥帖。”老姨奶奶端了杯茶没有往嘴里送,只瞧着徐三奶奶笑道:“都是三奶奶教的好,难怪王方伯的夫人,托陈亲家夫人写信求亲呢。”这话说的十小姐面上一红,徐大太太不喜欢老姨奶奶,不过是因她是自己公公的妾才好颜相待,见她打趣自己孙女脸不由微微一沉,好在老姨奶奶是个极能察言观色的,说完那句又换了话题,徐大太太又一心挂在曼娘那边,场面倒没十分冷下去。

此时曼娘已跪在徐老太爷面前,看着她如此倔强,明明眼中有泪却不肯让泪滴落,只求自己收回成命,徐老太爷不由叹道:“小十三,你真以为我是老糊涂了 ,才答应你四祖母的请求吗?”曼娘那久久没落下的泪被这一句就问的坠下,来之前曼娘确实以为徐老太爷已经糊涂了,才答应四太太这近乎无礼的要求。

见曼娘不说话只任由泪在脸上流,徐老太爷又叹气:“小十三,你不小了,你大弟弟今年也不小了,可难哥儿才将将满了一周岁,你爹爹是会另娶的。”曼娘把脸上的泪擦掉,抬头看着徐老太爷:“曾祖父难道说继母不好,会对小弟不利,可是徐家还有那么些长辈,怎会容得?”

徐老太爷笑一笑:“你这孩子,只晓得有棒杀的,难道不晓得还有一种捧杀的?到时疼着他,事事都顺着他,别人管教着就说别人不对,直把孩子当做心口的气,掌上的明珠,外人也只会赞这是个贤良的继母。可这样教出来的孩子,在外头再被有心人诱惑,会成个什么样的人呢?”

捧杀、捧杀,曼娘喃喃念着这两个字,一时陷入沉思,徐老太爷并没打断她的思绪,过了会儿正要再开口的时候曼娘突然开口:“曾祖父的想法的确是对的,难道四祖母就不会捧杀了?四祖母和九婶婶都是寡妇,四祖母想要嗣孙,九婶婶想要嗣子,她们又怎舍得打骂管教?”

徐老太爷长长的白眉皱起来,并不是没有想过,但四太太和九奶奶都是要靠这孩子养老,捧杀的可能性反而不大。曼娘见徐老太爷没再说话,低低地道:“我晓得因十叔是庶出,所以四祖母不肯过继他的儿子,可是曾祖父,不管怎么说,十叔也是四叔祖的亲子,过继他的儿子给九叔叔,这才能让四叔祖在地下安心。”

四太太不喜欢十爷这件事,家里的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没人说破,此时曼娘说破,徐老太爷不由长叹一声:“小十三,有些事,想的太明白了也不好,你要晓得,这家里的人,有时候是没有道理好讲的,总要彼此让一步才好相处。”曼娘吸吸鼻子,有些不服气的说:“曾祖父您也说要彼此让一步才好相处,也就说没有我们一直让,别人一直进的道理。我娘临终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难哥儿,您说,我怎能看着母亲的心愿不被实现,若如此,就是我的不孝。”

曼娘说的情真意挚,徐老太爷又叹一声:“曼娘,人,太有执念了会很辛苦。”这样的话曼娘从没听别人说过,眉不由微微皱了下,但还是答道:“可是曾祖父,娘的心愿怎能不实现?”徐老太爷再次沉默,一种力不从心感从心底升起,或者自己当真老了,不然像四太太这样的要求,以前的自己是不会答应的,毕竟过继总要以亲兄弟优先,就算答应了,也不会让一个孩子来反对自己。

徐老太爷在那陷入思索,曼娘悄悄地在地上挪动跪久了的双膝,膝盖有些疼,但为了弟弟,再疼也不怕。门外传来重重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看见跪在地上的曼娘就撩衣跪在徐老太爷面前:“祖父,是曼娘莽撞了,还求祖父看在她一片赤诚和年纪小的份上,薄惩就可,若要重责,就请责罚孙儿吧。”

来者是曼娘的父亲徐八爷,他已过了而立之年,但妻子去世,两个儿子还小的情况下又要读书准备明年的春闱,难免有些憔悴。徐老太爷看着孙子眉微微耸动,曼娘见父亲为自己求情,不由悄悄地拉一下他的衣襟,徐八爷回头瞧女儿一眼。今日的事来的太急,连自己听说这件事后都一时没了主意,想先找人商量下就听说曼娘冲出来寻徐老太爷,那时徐八爷差点就失了方寸,曼娘年纪小不知道,但徐八爷是知道祖父脾气的,到时可别儿子没留住,倒让曼娘受了责骂,这才急匆匆过来松寿堂,此时见曼娘扯自己的衣襟,徐八爷给女儿使个眼色,就又望向徐老太爷。

徐老太爷虽然年老眼有些花,但还是能瞧见这对父女的小动作,叹一声就道:“好了,你会护住你女儿,难道我就会不顾她了?再说她口口声声为了完成她娘的心愿,这孩子,纯孝的让人动容。”

徐八爷听到这话,长出了一口气,曼娘还是竖起耳朵仔细听,想听听徐老太爷到底会不会收回成命。徐老太爷轻轻拍一下椅子扶手:“我老了,有些事决定的太仓促了,过继子嗣这种大事也不能只听你四婶子的。这样,把你爹和你十弟找来,大家一起商量下吧。毕竟立嗣是大事。”

这么说,暂时安全了?曼娘这颗心放了一半,徐老太爷让他们起身,接着就地曼娘道:“若人人都觉得,难哥儿过继过去是件好事,小十三,你也只能认了。”这话语气和方才有些不同,曼娘的脚步不由趔趄一下,但还是回头对徐老太爷道:“是,曼娘知道。”

徐老太爷挥手,徐八爷忙拉了女儿出来,等一走出松寿堂,徐八爷难免抱怨女儿:“你这么着急跑出来做什么?曼娘,那是爹的儿子,难道爹不比你紧张?”曼娘吸吸鼻子:“可是曾祖父说的那么急,老姨奶奶都过去传话了,我怕……”

徐八爷拍拍女儿的肩:“曼娘,我知道,你放心,我的儿子,绝不能叫别人为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