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寡妇恩仇记

更新时间:2020-09-17 20:21:49

寡妇恩仇记 已完结

寡妇恩仇记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萱娘,李成

关于《寡妇恩仇记》每个人都有一些想象,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萱娘李成,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秋李子把控的都很好,非常值得一看,《寡妇恩仇记》介绍:陈寡妇十八岁嫁进陈家,十年后丈夫跑了不算,还给她留下那么多麻烦,十年内陈寡妇又当爹来又当娘,本以为儿子娶妻,女儿嫁出,自己就可以享清福,谁知跑掉的人又回来,还带个漂亮妞,陈寡妇一怒大叫:老娘不是王宝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命个丫鬟把王婆子找来,和她嘀咕一番,王婆子听得er奶奶许她重谢,又打着讨好了er奶奶,也能得个好去处的念头,自然是满口答应。er奶奶在这里谋划的好,心里还暗自得意,等这事出来,看自己相公还说不说自己是成事不足的人了。恰是她方王婆子嘀咕完,二爷正巧进来,见到王婆子,眉一皱,当时也没说甚,却是等到晚间歇息之时,才问er奶奶:“你却是要做甚事,和三房的那个婆子鬼鬼祟祟的。”

er奶奶本在梳头,听了他这话,手停一停,本不想说的,继续梳头道:“能有甚事,到时你就知道了。”二爷皱眉,起身坐到床边,边脱鞋边说:“你要做甚事,也要谋划周全了,三弟妹可不是个好惹的。”

er奶奶这下不高兴了,把梳子一放,眉毛直竖的转身看着二爷:“她是甚人,还不是两个眼睛一双嘴巴,老的高看一眼也罢了,连你都这样说,总不就是一个下人的女儿,还能多什么心眼?”

二爷见她生气,有些气恼,只是这夜深了,嚷起来也不好听,起身走到仍在气恼的er奶奶身边,小声说:“我知你也是为了这家好,才想法子把她赶走的,只是你也不想想,现时刚分了家,就闹出这样的事来,有那起疑心的,不就会想到我们身上,到时反为不美。”

听他说出这篇话来,er奶奶仔细想一想,这也是道理,平了气说:“难道就眼看着她领了那些产业,自去过吗?”二爷眼里精光一闪,悄声说:“要弄,也要等她去了庄子上,过个三五月了,再弄。”er奶奶点头,二爷见她这样,又悄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er奶奶连赞他果然想的妙,两口就收拾睡了。

萱娘此时诸事都料理的差不多了,也打算择日搬去,连日里打叠行李,收拾东西,大房二房,像没有这回事一般,绝无影响,萱娘反暗自奇怪,怎的不见er奶奶来冷嘲热讽一番,却是想甚来甚。

这日方吃过早饭,萱娘正在那料理东西,就听外面传来丫鬟打招呼的声音:“大奶奶,er奶奶来了。”萱娘奇怪,抬头看时,对面的刘姨娘也是一般的表情,还没等萱娘说话,帘子起处,er奶奶笑吟吟的扶着大奶奶进来了。

萱娘肚里,此时就是有再多的疑惑也说不出来,忙起身相迎,大奶奶还是和平时所见一般,只是对萱娘微点一点,坐下时,胳膊就靠在椅子扶手上,似没有力气一般,萱娘正在招呼丫鬟上茶,见她这样,忙拿过个小引枕来,让她靠的舒服些。

丫鬟送上茶来,萱娘也坐了下来,有外人,刘姨娘站起身,低眉顺眼,一语不发,说了几句闲话,还是er奶奶先笑道:“三弟妹,自从分了家,才知你理家之难,日思夜想,往日却是我心眼太过,才让大家生分了。”

萱娘自进了陈家这十年,还是头一次听见er奶奶肯认自己的错,心下狐疑,面上却也笑着说了几句,自己身为弟妹,不该越过嫂子的话,er奶奶见萱娘这样说,笑道:“三弟妹素日为人,果然是极好的,故此我今日拉着大嫂来。”说着望眼大奶奶,萱娘也望去,只见大奶奶依旧闭目养神,听见er奶奶提到她了,才睁眼略看一看,对萱娘笑笑,随即又闭上眼了。

萱娘脸又转向er奶奶,却等着她葫芦里卖什么药?er奶奶接着道:“却是我也自知,平时对你有不到处,现时你要带着侄儿们去庄子里住,我没甚好送的,却是一点小小心意,也当我这做嫂子的一点弥补之情。”

说完还不等萱娘开口,就又道:“却是怕我一个人来,被扫了脸,故此才老了脸皮,约了大嫂来。”她这长长一串说完,萱娘虽心里仍疑惑,却是伸手不好打笑脸人,见二房里的丫鬟把礼物送上,自己忙亲手接了,交与刘姨娘,又说了几句闲话,二房里有人来寻er奶奶,这才各自散去。

等她们走了,刘姨娘皱眉问萱娘:“奶奶,这er奶奶送来东西,只怕?”萱娘拿过东西,瞧了几眼,见是几样从没见过的稀罕物件,别的倒罢了,里面却有面镜子,只是不似以往的,是铜磨成的,四周虽是铜镶的,中间一汪光,有些似琉璃,却比琉璃更明,萱娘拿起照照,想起听er奶奶说过,那红毛人的地方,有种叫玻璃的东西,光亮似水晶,锋利如刀刃,也可以拿来做镜子,比铜镜明的多了,er奶奶娘家却是常走宁波和那红毛人做生意的,也得了一面,却是当做珍宝般锁着,不许人看。

刘姨娘见萱娘只是拿着镜子在那照来照去,皱眉道:“奶奶,这er奶奶素日的为人,怎的这么好心了?”说着努嘴往那面镜子上:“这样东西,奴却听二房的丫鬟说过,说er奶奶的那个。”说着比一比,却比碗口稍大些,刘姨娘接着道:“她当做珍宝一般,别人连碰都不能碰,怎的这时?”

萱娘把镜子往刘姨娘怀里一放:“好了,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她既送来,我也乐得收下,能从她手里落点东西,这可是件难得的事。”刘姨娘见萱娘把镜子往她怀里放,忙的接住,怕掉地上打了,迟疑了半天才说:“前几日,那王婆子?”

萱娘面色一凛:“她想打什么主意,我却知道,这事也别声张,我心里也有了计较。”刘姨娘点头,萱娘自言自语的道:“真不放出手段,她还当我们孤儿寡母好欺?”

这er奶奶前来示好,萱娘也命小喜备了份礼回了去,说妯娌们也该常走动,到了三月十六,是个搬家吉日,萱娘带着刘姨娘他们搬去庄子上,临走之前,也请了族里面的几个常走动的婶娘妯娌,叙叙离情。

er奶奶自然来相陪,酒席之上,er奶奶全不似平时,和萱娘是亲亲热热,瞧起来比姐妹还亲热几分,有几个知根底的,心里也狐疑,不好问出来,er奶奶反笑道:“婶子们定是说我平日怎的恁般,却是分家后,我细想想,既进了这个家,妯娌本就只有三人,要似姐妹一般才好,前几年,却是我没醒过味来,此时想起,还觉荒唐。”说话时,那泪就落了下来,慌得人忙去哄她。

er奶奶擦一擦泪,才道:“自想过了,却是越想越觉得前些年都是我的不是多,此时三弟妹要走,故此尽一尽心。”她这样说了,有一个平日喜讲因果的,此时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才道:“二侄媳此话说的正是,我平日里,也多和你说过,要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万事都有因果,你此时能想的明白,甚好,甚好。”

er奶奶心里虽不耐她又说教,却是牢记二爷的话,忙倒了杯酒给她谢过了,萱娘冷眼看去,见她面上笑容,实是勉强,肚里暗笑,面上却依旧应酬周旋。

到了庄上,这庄却唤做严家庄,庄上的人,大半是原来严家的佃户,萱娘到时,先前就被派去收拾屋子的王大和原来严家连房子一起卖的一房家人,唤做吴三的,忙急忙迎了出来。

吴三本以为陈家豪富,比在严家好,谁知来人收拾屋子的时候,喝酒时说起,竟是两个寡妇带了三个孩童,却也听王大提起萱娘能干,在陈家掌家十年,这家里没个家主,只有两个女娘,再能的女人也不成,心也就凉了半截,等到萱娘下了车,却是面容温和的一个少妇,哪里能看出半点厉害来,心里更是凉透了。

萱娘到了正堂坐定,细一打量,这严家原也是湖州数一数二的富豪,连只是来收租的屋子,都修的高大,虽三四年没人住了,经过打扫,却也是顶上有承尘,地下铺青砖,四壁刷的干净。

萱娘又看一眼吴三,见他面上虽恭敬,眼神却飘忽,略一思量,却也明白了些许,只是不说,问过他平日庄上都是他管,笑道:“既这等,和那佃户打交道,却是你更熟些,也就依旧,你且去好言传话于他们,说还是依旧种田,恪守本分好了。”

吴三连应几声是,肚里对萱娘的轻视又多了几分,萱娘这才起身,对刘姨娘道:“我们也去瞧瞧这屋子,看怎么个分派法?”

王大抢前一步,恭敬在前面说:“奶奶,这庄房共有三进,这后面两进都可以住人,昨日发家具来的时候,小的已经把二进中上房铺陈起来,做奶奶的卧房,却不知如何?”

萱娘听王大这样说,点头道:“难得你这般能干,这等,吴三管了外务,这家还缺个主管,就你当了吧。”王大喜出望外,忙的跪地磕头:“谢奶奶恩典。”头抬起来,见自己婆子依旧站住,把她拉来跪下,王婆子前几日却听的er奶奶说,这事行不得了,心头正在唉声叹气,见er奶奶又和萱娘修好,心里却怕er奶奶把那话告诉萱娘,巴不得来了庄上后,再和老公商议离了这里,谁知老公却被萱娘指了做主管,这下却是走不得的,见王大拉她跪下,也只得跪下给萱娘磕头。

萱娘唇边露出笑容,唤他们起来,自去看房屋,刘姨娘跟在身后,却不知萱娘心里究竟卖的甚药,也只得随着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