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恶女传说

更新时间:2020-09-19 19:52:30

恶女传说 已完结

恶女传说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芳娘,褚守成

小说《恶女传说》的作者是秋李子,这部作品可以说是古言小说类型的代表,这部作品中主角芳娘褚守成也有非常高的人气,《恶女传说》简介:十三岁赶跑居心叵测的大伯,从此背上恶女名声的芳娘,在二十三岁时被人从尼姑庵前拽回,从此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话说,芳娘猜到褚夫人要说什么,定然是为一年后褚守成能够顺利归来做准备,刚要点头时候就听到褚二老爷在旁急急开口:“大嫂,已经有大哥的婚书在那,还有什么话说?”现在就等不得了吗?褚夫人看一眼儿子,褚守成还是坐在那里,面上神色茫然至极。

这个儿子,自己平日实在太过娇惯了,褚夫人心里叹了一声,正好和秦秀才的眼光碰到一起,看着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但是一派斯文,能够顶事的秦秀才。褚夫人心中更加叹息,转头看向自己儿子:“成儿,你要清楚明白知道,这入赘了出去,以后褚家的产业你就不能得到分毫。”

这是褚夫人今日第二次对褚守成说这句话了,褚守成从茫然不在意渐渐皱起眉头,他紧皱的眉头让褚二老爷心里一紧,要是这个蠢材这时候明白过来怎么办?褚二老爷急忙开口道:“大嫂,你也不要吓成儿,什么褚家的产业都不能得到分毫?到时候多给些妆财就是,我褚家的信用才是最要紧的事。”

褚夫人并没有理褚二老爷,还是看着自己儿子:“成儿,没有了褚家产业,你……”不等说完褚二老爷又急忙开口:“成儿,天下多少出嫁的女子,还不是一样归宁省亲,又不是真的是泼出去的水,再不回来。”

褚守成更信自己叔叔一些,点了点头:“娘,做男人的,守信是最重要的,况且我不过是入赘出去,又不是以后不再是你的儿子了。”褚夫人露出一丝苦笑,别人都说的这么清楚明白,自己儿子竟然半点都听不出来,罢了,就由他去。

芳娘轻咳一声:“婆婆,您还有什么话说,速速立了婚书,三日之后就是吉时,到时我上门迎亲。”褚二老爷急忙道:“该没有什么可说的,当日大哥的婚书上已经写的十分清楚明白了。”褚夫人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不去瞧褚二老爷一眼,对芳娘道:“媳妇,你也知道成儿是我的独子,独子入赘这种事情是极少见的,我要你答应我,婚后你们生的第一个男孩,必要姓我褚家的姓,入我褚家的族谱。”

不等芳娘说话,褚二老爷已经叫了出来:“大嫂,这样不合规矩,谁见过入赘出去的儿子所生的孩子还要姓这家的姓。”姓了褚家的姓,上了褚家的族谱,那就成了褚家这支的后,到时产业自然可以传给他,那自己的一番打算不就白费?褚二老爷脑子转得飞快,怎么可以答应?

这条不过是以防万一的话,褚夫人并不在乎褚二老爷答应不答应,只是殷切地望着芳娘,芳娘点头道:“夫君既是婆婆的独子,这样的事自然要答应。”褚二老爷不由张圆了嘴,正主都答应了,他反对又有什么用?不过横竖这孩子还没生出来,生出来也不知道养不养得大,听了就是。

褚夫人一笑,又道:“第二句,媳妇你也知道我这儿子为人十分顽劣不堪,媳妇你若受不了休弃了他,他也算无处可去。”褚守成听到娘说自己顽劣不堪,站起来想说话,听到自己无处可去不由哼了一声:“怎么会无处可去,二叔素来疼我。”

褚夫人要的就是这句,看向褚二老爷道:“二叔叔,你素来都疼成儿,成儿到时被休了出来,你一定会收留他,并让他重上褚家族谱?”褚二老爷觉得自己好似落入一个圈套,可是要反对的话,刚刚那个败家子才说过自己疼他,要是不认,这败家子醒悟过来该怎么办?

褚二老爷还在那里想对策,褚夫人已经轻轻击掌:“看来成儿说的对,二叔叔你历来都是疼成儿的,这话你也不会反对。”都把自己逼到这份上,褚二老爷也只有点头应是。

最关键的两句话都说了出去,褚夫人再次看向自己儿子,见他抿着唇不晓得在想什么,不由上前摸上他的脸:“傻孩子,你啊,真是个傻孩子。”褚守成在褚夫人的手伸过去的时候,习惯地想把脸让开,可是当听到褚夫人的话,不由愣在那里,任由褚夫人温柔地摸上自己的脸。

褚二老爷这时最怕的就是褚守成反悔,见褚守成呆愣在那里,忙对褚夫人道:“大嫂,话也说完了,这婚书就该重新写了吧。”满屋子的人,也就只有自己儿子才瞧不出来褚二老爷的用意了,褚夫人放下手点一点头。

看见褚夫人点头,褚二老爷顿时高兴的快连自己的姓都忘了,急忙大声叫外面的下人送上文房四宝,又亲自抚开纸,蘸饱了墨,等褚夫人写婚书。

褚夫人觉得小小一支笔今日却重似千钧,提笔写了第一个字就觉得头一阵晕眩,又看一眼自己儿子,巴望着他能够有些醒悟,可是毕竟他还是一个字也不说。褚夫人忍了心中的泪,提笔快速写起来,婚书写好,两边签字画押,各执一份婚书作证。

从此秦褚两家就结了婚姻,褚二老爷看到褚夫人收好婚书,这才松了口气,脸上的笑是从心里漫出来的,从此之后得到褚家产业最大的障碍已经扫清。褚二老爷怕一下褚守成的肩膀:“成儿啊,以后你成家立业就是大人了,去到秦家可不要再像以前一样。”

这话让褚守成皱起眉头:“二叔我以前怎么样了?你不是一直都夸我为人做事极好吗?”褚二老爷得意之下不由说漏嘴,心里正在懊悔,想起褚守成已经算是入赘出去的,以后也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呵呵一笑道:“成儿,这成了家和没成家是两回事,两回事。”

说着又哈哈一笑,对褚夫人道:“大嫂,这总是喜事,还是要厨房备两桌酒,我请舅爷喝两杯。”说话时候褚二老爷想起等褚守成入赘出去,褚夫人没了儿子,到时可以慢慢地调她身边的人手,到那时再不用受她的辖制,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快活,那酒糟鼻都变的又红又亮,不等褚夫人回答就转头对春歌道:“王嫂子,你快些去和厨房说一声,里面这桌就由大嫂和二太太陪着。”

看他那喜不自胜的样子,春歌一阵厌恶,褚家要没有自己姑娘,那些产业早就四散,哪晓得姑娘撑起了褚家,养活褚家那么多的人,到头来养了一群白眼狼,除了会算计褚家的产业,怨恨姑娘给他们给的太少之外没有一点别的念头。

春歌吸了口气,恭敬应是,出门去吩咐去了,褚夫人用手揉一下自己的额头,但愿这孤注一掷的举动能够拉回自己儿子,不然这十几年的心血也就白费了。

有人伸手过来给褚夫人捶着肩,褚夫人抬头望去,见到的是芳娘含笑的脸,褚夫人顺势拉住她的手,两人微一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饮过了酒席,芳娘婉言谢绝了褚夫人要派人送他们姐弟回去的要求,和秦秀才两人走出褚家大门,此时守门人已经晓得里面发生了什么,看向秦家姐弟的眼神十分惊诧,没想到这么个人,竟然真的是褚家的亲戚,幸好没有得罪的太狠。

秦秀才回头看了眼褚家大门,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候,落日余晖之中,褚府更显气派。他虽饮了几杯酒,但是心底依旧清楚,拉一下芳娘的袖子,凑近她的耳边道:“姐姐怎么不要嫁进去而是要他入赘呢?”

芳娘正在细想褚家发生的这一切,被秦秀才的凑近吓了一跳,推一下他的脸:“现在都什么时候,还不赶紧回去,再晚就要关城门了,难道你要在这城里住一夜?我可没有带银子。”秦秀才见她避重就轻,心里更加疑惑,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门亲事都要把它做成真的。

按说大户人家准备婚事总是要准备个一两年,多的甚至有准备四五年的,三四个月这样的都算仓促,但一来秦家不是什么富有人家,二来褚守成是入赘出去,比不得娶媳妇,于是一切都因陋就简起来,就依了芳娘所说,三天后就是吉日。

褚夫人按照嫁女儿准备了一份嫁妆,男子家不用做针线活,就统统折成了银子,还有百来亩田地,几箱子衣料,又给儿子做了一件吉服,就等着时辰一到,就把儿子送去到秦家入赘。

褚守成一直到这个时候才觉得事情好像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特别是这几天来二叔对自己没有原先那么亲热,心里十分纳闷,不过看着褚夫人给自己预备的东西,心里又觉得十分欢喜,有了这些黄白之物,也能过好一些时。

三天转眼就到,褚夫人一大早就来和儿子说话,看着穿戴起吉服,也显得有几分俊朗出众的儿子,褚夫人心头又是一阵酸涩,要是当真是儿子娶媳妇,那该是多么欢喜,可惜不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