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当公主成为女奴

更新时间:2020-09-19 19:52:53

当公主成为女奴 已完结

当公主成为女奴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冯瑗,林迦

秋李子写的《当公主成为女奴》虽然是一部古言小说,但是作者文笔浪漫细腻,冯瑗林迦也不是玛丽苏人设,小说三观很正,剧情走向清晰,《当公主成为女奴》内容简介:就算你身为公主,命运改变时,也要低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妈妈脸一红,对已经皱眉的金老爷道:“老爷,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病,身子弱的很,我怕过了人,才唤小厮抬出去的。”金老爷虽知道这是托词,却还是咳嗽一声说:“我们金家,要做积善之家,倒下的乞丐都要养的,更何况自家的下人。”

王妈妈忙连声称是,金老爷点点头,对金福道:“你就寻两个人去瞧瞧,那个丫头若是还有气的话,就把她抬回来,汤水调养着。”金福连连称是,金大爷听见了,跳过来扭着身子对金老爷说:“我也要去。”金老爷瞪他一眼,没说别的,拂袖走了。

小兰见老爷肯了,心头这口气才松了下来。

  小圆晕过去之后,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只觉得身子重又晃晃悠悠,高一脚,低一脚的不知道去哪。飘飘荡荡中,看见三姐在笑,仿佛还是当日昭阳宫里,无忧无虑的公主:“瑗妹妹,你说,我们长大后要个什么样的驸马?”冯瑗一愣,却还是伸手握住脸:“三姐不羞,不到十岁就要寻驸马。”

  三姐瞪她一眼:“大姐姐不是十岁就定了驸马,我都快十岁了,想想也没什么。”接着三姐叹气:“不管怎样,我绝不要像父皇一样的傻子驸马。”小小的冯瑗听了这话,也跟着叹气,手柱着下巴说:“要是母后给我们挑的驸马,应该就像大姐夫一样,若是父皇。”三姐听到这里,只是叹了一声,没有说话,冯瑗过了一会,又问道:“母后长的那么美丽,为什么要嫁给父皇?”

这个问题,被认为是齐宫最聪明的公主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想了半天,三姐才说:“因为父皇是皇帝吧。”冯瑗点头:“也许吧。”这时一对男女在侍从的簇拥下走过来,领头的那名男子面如冠玉,长眉入鬓,看见她们姐妹二人,小黄门立即跑上来行礼。

  冯瑗看着那个从来没见过的男子,好奇的看,男子旁边的少妇温柔的笑笑,轻轻行了一礼:“妾谢氏见过两位公主。”三姐已经笑了起来:“原来是十四哥哥,早就听母后说,你要带新嫂嫂来宫里。”

  说着转向谢氏,谢氏生的很端正,穿着沉重的朝服,动作依旧优雅,三姐笑道:“这位就是新嫂嫂吧?”谢氏轻轻屈身行礼:“妾正是。”冯瑗从没见过这两个人,只顾着看,心里还在想,这是哪家的哥哥,怎么都没见过的时候,三姐对自己笑了:“瑗妹,这是镇守建康的河间王,要称一句十四哥。”河间王冯睿已经笑了起来,眉毛弯成月牙,冯氏皇朝俊男美女甚多,连自己痴傻的父皇容貌都极好,冯睿和谢氏这对,就更显得出色。

  冯瑗忙行下礼去:“见过十四哥。”想了想,笑着说:“还有十四嫂嫂。”冯睿听见小小冯瑗这样称呼,愣了一下,和谢氏对看一眼,笑了起来,这时就不是方才浅浅的笑意,笑容深到眼睛里都是,这时有个小黄门跑过来:“河间王,皇后传你和王妃进殿。”

  三姐看着冯睿和谢氏相携而去,不由叹道:“要像谢嫂嫂一样,配个这样的人,才不枉的。”冯瑗伸出手去咯吱她:“姐姐你好不害臊。”欢笑声响起,只是离冯瑗越来越远,仅只一瞬,宫廷和三姐都不在眼前,冯瑗着急大喊:“三姐,三姐,母后。”

“小圆,小圆。”温柔的声音在小圆耳边响起,小圆感到全身都是酸痛的,也能感觉到身子是躺在硬木板床上,睁开眼,面对的是小兰关切的目光。

  有那么一瞬间,小圆宁愿自己已经死去,而不是依旧在金家的下人房里醒来,只是面对小兰关切的目光,又想起母后当日的话,小圆笑了一笑,努力的说:“小兰,我没事。”

  不说话还好,一开了口,小兰的眼眶又红了,泪掉了下来,拉着小圆的手说:“你总算醒了,我还怕你真的熬不过去,那可就。”小圆听到自己声音细弱,昏迷过去之前的事情慢慢想起来了,梦见母后,被王妈妈打,又被冷水浇了一身,模模糊糊中,只是听见小兰的声音,等再醒过来时,却又在这里。

  见小兰又开始哭了,小圆伸出手去,预备握住她的手,刚打算说话,一阵咳嗽传来,让她说不出话拉。小兰忙止住她:“小圆,你别说话了,老爷说了,你身子既然不好,就先歇着几天。”说到这,小兰一阵迟疑,半天才道:“只是老爷不肯请医。”

小兰又急急道:“不过我采了些草药来,熬了给你,活不重的时候,就来看你,小圆,你一定要好起来。”小圆见她这样关切,知道她是真的关心自己,不由点点头。

  小兰见小圆醒了过来,还能说话,这才安下心来,也不敢告诉她昏迷之后,已经被小厮拖了出去,正打算挖坑埋的时候,又抬了回来,足足昏了三天三夜了,自己趁伺候金小姐的空隙,偶尔来照看一眼,老爷已经说了,再醒不过来,就把她又扔了出去,省的放在家里招晦气。

  见小圆说了几句,又要睡去,小兰忙端过个碗,小心扶起她说:“小圆,这是我背着人熬的莲子粥,你喝几口。”

  小圆刚醒过来,喉中干渴如裂,本也想着喝水,只是不好再劳烦小兰,小兰这个举动,倒是中了她的下怀,勉力坐起身子,接过碗。虽说是莲子粥,莲子只不过几个,还有几粒米而已,连糖都没放。

  小圆只喝了一口,却觉得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莲子粥,嚼了莲子,可能是小兰心慌意忙中,莲子也没烂熟,莲心也没摘掉,见小圆脸上浮出吃到苦东西的神色。小兰用手掩住口,小声的说:“哎呀,我怎么忘了,莲心都没摘掉。”小圆已经喝的干干净净,想是东西入了肚,小圆也觉得好些,摇头对小兰道:“不防事。”

  接着轻叹:“却是有许多年都没吃过莲子了。”小兰接过碗,把小圆扶了躺下,听见小圆这句,再联想起她的举止,不由问出一句:“妹妹,有句话我在心里许久了,一直不好劝你。”小圆闭了眼,听见她这样说,睁眼笑道:“姐姐对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不知道姐姐有什么话劝我?”

  小兰坐到她身边,迟疑许久,才开口道:“妹妹,我虽然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姑娘,却也知道你的行动举止,定是那洛京大族出身,只是这个时候,听妈妈们说,那北边兵荒马乱的,妹妹在这里这么多年,也没有家人来寻,想来家里人也已经不在了,妹妹也要为自己打算打算。”

  小兰这番话,虽然委婉,小圆却听进去了,她闭闭眼,泪水还是忍不住流出来,小兰叹了一声,起身道:“妹妹,我知道真要让你嫁了大爷,也委屈了你,只是嫁了他,总好过去做姑爷的妾,小姐的为人。”

  说到这里,小兰欲言又止,小圆已经明白了,她睁开眼,强露出一个笑容:“姐姐,我明白的。”小兰伸手出去替她掖掖被角:“其实大爷除了傻些,对人却好,我听那些从北边逃难来的人说,皇帝不也是傻子吗?”

  听到小兰提起父皇,小圆长叹一声,父皇,若是父皇能护住妻女,自己也不必随着母后,在昭阳宫和金固城里进进出出,尝尽人间辛酸,本以为那是人间最苦痛的事情了,谁知国破宫陷,母后不见了,自己虽在乳母的保护下出了城,还没行出城三十里,乳母被杀,自己被掳,一路战战兢兢,来到建康。

  又被卖进金家,虽有吃有住,平日受的打骂却不少,说出去任谁会信,自己曾是齐宫里锦衣玉食的公主?

  见小圆不言语,小兰也没说话,只是叹气。这时外面传来金大爷的声音:“小兰丫头,小圆醒了没有?”小兰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看向小圆,小圆眼里的泪落的更急,却什么话也没说。小兰这才答应着上前开了门。

  金大爷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见小圆流泪不止,忙坐过去,问小圆:“你为什么哭,是不是饿了?”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叶包,打开来,包了两个酱肘子。闻到香味,金大爷舔舔嘴唇,还是往小圆那里一送,下了莫大的决心一样的说:“小圆,这给你吧,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了。”

  见他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小圆不由失笑,金大爷见她笑了,心里十分高兴,摸着头呵呵的笑了,连声催促她快些接过去。

  小兰见状,忙倒了碗水递给小圆,嘴里还笑道:“大爷,这肘子虽好,小圆刚醒过来,也没力气去撕,你怎么不切好了来?”金大爷摸摸脑袋,把荷叶一包,就起身说:“我去找刀子来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