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言情 > 当悍妇遇到孝子

更新时间:2020-09-19 19:53:17

当悍妇遇到孝子 已完结

当悍妇遇到孝子

来源:悠书阁作者:秋李子分类:言情主角:黄娟,汪枝

《当悍妇遇到孝子》中黄娟汪枝的角色真的是人见人爱,秋李子也太会写了吧,现实中像黄娟汪枝这样性格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古言小说《当悍妇遇到孝子》主要内容:她是众所周知的悍妇,十六岁出嫁,二十二岁和离。传说她并没有女子的娇柔。他是人人皆知的孝子,事母至孝,甚至为母求药没能见到妻子最后一面。当命运之手把他们俩连到一块,将会发生什么故事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娟等的就是这句,刚要开口说话林世安又嚷出来:“大伯,你别这样说,这婆娘性子惫懒的很,要她提,还不晓得会怎么折腾我呢。”三叔公的脸色一下变了,林大伯咳嗽一声:“别人还没开口你就这样嚷,侄女在我们家这六七年,她什么性子我还是明白的,并不是那种不讲理胡乱说的。况且话说回来,要是你后面娶那房对侄孙女好一些,病了也请医来看,也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林世安被骂也只有低头不语,黄二伯手抱着胸对林大伯道:“林兄弟,你我两族这几十年互为婚姻,彼此情分本也深厚,当日我们侄女儿被你们林家那么欺负,我们总想着侄女没有生下儿子,况且那个外室那胎落的奇怪也就没有去为侄女儿撑腰。虽说按礼法上说,这妻子离了家,原来的孩子多不认的。可你我两族比不得别的,这门婚姻不成,别的婚姻还在,我可是听说,后娶的那个不光是不给请医,连房里的东西也搬空,留下的使唤人全都赶出。这种情形别说还沾亲带故,就算路边陌生人听到也要说句不忍。”

黄二伯语气很淡,林大伯听了也只有点头,忙为自家打几句圆场:“这件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晓,我们族内黄兄你也是知道的,从来都容不得继母欺凌前房儿女这种事情在。”黄娟听了这话不由笑了一声,这声笑传进林家人的耳里,三叔公的眉微微一皱,林大伯的脸不由红了,林世安已经又跳起来:“大伯,这泼妇到现在都嘲讽我们林家,还再多说什么,进去抱了孩子走,看黄家有谁敢多说一句?”

黄娟抬头瞧他一眼,唇边嘲讽的笑更大:“若你林家真的做事让人不说半个字,自然我也不会笑你,可是你瞧瞧都做了些什么事?为了外室要休了原配,甚至把个外室吹吹打打接进门当做主母,任由这人欺凌前房子女,林世安,我若是你,都不晓得死后怎么还有脸进林家祖坟去见林家先人。”

林世安这下更加恼羞成怒,上前就想对黄娟挥手,黄娟只是冷笑着看着他,这个男人现在是全看透了,没主见被人哄几下就被牵了鼻子走,什么情爱什么父女之情,他统统记不得。既然如此又何需和他客气,只要能给自己女儿争取到最大利益就是。

三叔公气的咳嗽几声,这侄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时候还要给人送把柄,林大伯已经有些看不下去,见林世安的手要挥下去,三叔公又在那装咳嗽,只得大喊一声:“让你回去坐着,今儿本来是来赔情的,你别又做出让人看不下来的事。”

林世安的手这才怏怏地收回去,黄娟瞧向三叔公:“三叔公,你瞧他这样子,明明已经恨透了我,那赵氏不消说对我也没什么好印象,常说爱屋及乌,当然也有恨屋及乌,这样的人我怎放心把女儿交给他?难道说你们林家的名声要紧,我女儿的命就半分都不要紧?”

三叔公不好再咳嗽,只得开口道:“侄孙女你说的意思我全明白,这样,当日你留下的东西我定让赵氏再从屋里搬出来,你留下的人也照旧服侍孩子。”黄娟只淡淡一笑:“三叔公这主意,一看就是男人家出的,东西搬出来,自然也能再搬回去,至于留下的人,她们身契还在赵氏手里,怎敢忤逆她的话?到时不说别的,只要故意少给吃几顿就够孩子受的了。好,就算孩子长大了,赵氏怎么教孩子我是没见过,但她既恨我,自会故意不去教导孩子,那时必会传出灵儿教养不好,自然不会寻到什么好人家。三叔公,这样算来,到时你林家名声不一样有碍。”

三叔公和林大伯对看一眼,叹了声道:“你虑的也有理,我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主意就说出来,横竖你是孩子的娘,不会对孩子不好。”

黄娟得到再次的肯定才缓缓地道:“方才三叔公说的,我给灵儿留的那些东西自然是要重新放回到她屋里,原先留的人既然赵氏爱用就留在她那里,我又挑了两个小丫鬟,这几日在这由人教着,这两个的身契我都拿着,每个月的月例银子也从我这边出,每个月灵儿的吃用开销就单独列出一本帐来,由我这边送去,免得我儿无衣无食。日后再大些,请先生这些的花销也从我这边出,我怎能让我的孩子无母教导名声不好。”

黄娟说完屋内已寂静一片,林世安倒没想到黄娟竟然不让自己出一个铜板养女儿,刚要说好就被林大伯狠狠瞪了一眼。接着林大伯笑眯眯地看着黄娟道:“侄女你对孩子真是操碎了心,只是呢,孩子总是姓林,怎能让黄家出钱养,我想着那下人银钱都不用黄家的,就在家里再挑两个小丫鬟服侍孩子,日用开销另立一本帐倒可以。”

黄娟自然知道林家要讨价还价,身子还是坐的笔直纹丝不动:“大伯,你们终是男人,不晓得做娘的心肠,我左思右想,赵氏对孩子不就多嫌着她花用了银钱,既如此,我这个做娘的就不要林家一个铜板,把孩子养大,这样既全了林家的名声我也能放心。”

林大伯觉得脸被谁打了下一样,这样的话传出去,林家怎会有好名声,只会笑话林家做事不妥,自己家的孩子还要外人养。三叔公晓得今日的事自家是争不回什么来了,又叹了一声:“侄孙女,既这样,孩子还是由你送去的人照顾,身契也放在你那里。”

黄娟的眉一挑就道:“那日用开销呢?”三叔公和林大伯对看一眼,终于还是林大伯开口:“林家的孩子自然林家养,那日用开销就另立一本帐,不从赵氏那边出就是。”黄娟这才勾唇一笑,起身对三叔公和林大伯行礼:“多谢两位长辈为孩子做主,只是还求两位长辈一句,人常说有后娘就有后爹,日后孩子的婚事……”

既然多的都做了,再顺水推舟也好,三叔公已经道:“以后孩子议亲,定会让人知会你一声。”黄娟这才长舒一口气,又对三叔公道:“那日我去接孩子时候,那个小丫鬟十分忠心,只是她本是林家的丫鬟,等回到林家还不知道赵氏会怎么作践她。我思来想去怎能害了人,我拿十两银子出来,还请把这丫鬟的身契拿来给我。”

这件事更是小而又小的一件事,三叔公自然答应,黄二伯这才重又开口:“其实林黄两族,原本婚姻就不断,都是和和气气的,遇到这件事情能够大家坐下来一起聊聊不伤和气是最好。”黄二伯递话过来,林大伯立即接过:“说的就是,似我们两族一直这么和气的也是极少的。”

黄娟低头一笑,等抬起头时面上的笑容已经和平日一样,反而对三叔公赔罪道:“二伯这话说的是,就是知道黄林两族历来和气,我才不敢请族里的人出面,只是自己把这事做了。”黄娟话里的责怪味道黄二伯是听得出的,但还是打着哈哈道:“侄女,我知道你历来是大局为重,所以我从不信赵氏当日的胎是你弄落的。”

林世安听着黄二伯话里话外对黄娟的维护和对赵氏的贬损,还有林大伯也在旁帮忙,心里又生起怒气,想开口为赵氏辩护几句,三叔公又瞪他一眼,林世安只得重新低头。

黄er奶奶晓得前面谈完,吩咐丫鬟把备好的酒席摆出来,又拿托盘托出一盘礼物,三位长辈每位一匹布料二两银。三叔公见了礼物,心里赞了声果然黄家的人做事大方,哪似那赵氏,晓得今日要往黄家来,连半个铜板都不拿出来。

酒席上来,黄娟总是不便相陪,亲自给三位长辈斟了杯酒又谢了又谢,这才往后面来。黄er奶奶坐在廊下摇着扇子,见黄娟过来也没起身相迎,只是拍拍身边的位子:“过来坐下喝口茶吧。”

今日虽说可算大获全胜,可是黄娟坐下还是叹了口气,黄er奶奶听到小姑叹气,拍拍她的手道:“这没有法子,你又不是死了丈夫,父亲还活着呢哪有娘养女儿的理?”黄娟还没答话就听到传来小女孩的笑声。

抬眼望去看见灵儿头上戴了个花环追着春儿出来,巧娘跟在身后:“灵儿妹妹你慢些跑,小心摔了。”黄er奶奶已经叫住巧娘:“叫你看着妹妹,你倒好,带着妹妹疯跑。”

灵儿已经跑到黄娟身边,黄娟拉住她的胳膊用帕子给她擦着额头的汗:“你才好些,也该慢些跑。”春儿已在旁边说话:“奶奶,姑娘说要给您瞧瞧这花环,才跑这么快的。”灵儿在旁点头,黄娟点一下女儿的鼻子,接着把女儿搂在怀里,怎舍得把女儿交还林家,可是放在自己身边,林家不肯,黄家也会不肯,自己无所谓,但嫂嫂侄儿还要在族里住。

灵儿被黄娟搂的很紧,不由叫了声娘,黄er奶奶已经牵着巧娘起身,只留下她们母女在这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