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其它 > 一品姑爷

更新时间:2020-10-06 16:02:52

一品姑爷 连载中

一品姑爷

来源:腾文作者:一夕明月分类:其它主角:宋浩然,董怡萱

不少网友非常喜欢作者一夕明月的一部作品,它就是《一品姑爷》,小说名字就很吸引人,作品的主角是宋浩然董怡萱,下面是《一品姑爷》简介:原本是一所重点大学文学院的学生,穿越就算了,还穿成了赘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考生,可是遇上了什么变故?”

就在宋浩然即将离开贡院时,前方忽然有一绯色官衣的老者叫住了他。

打眼一瞧,这位老者不光官衣透露着显赫,绣画着一只昂首孔雀,就连那顶乌纱帽也是端正平稳,想来是名地位极高的考官。

看清楚老者穿着与面孔后,宋浩然很快判断出了他的身份,正是此次乡试中三位考官之中时任当朝礼部左侍郎的三品大官——王文韬。

想及此,宋浩然便拱手致意道:“小子宋青见过王大人。”

“嗯?”王文韬眉宇间泛起诧异,显然是对宋浩然认出他这件事感到诧异:“既然你知道本官是此次乡试主考,那你便告诉本官,为何要提前离开考场?难道是家中有何变故?”

“烦劳大人担忧,学生已答题完毕,在这里怕扰到邻座他人,便打算回去继续温习。”

面对宋浩然镇定自若的姿态,王文韬心里闪过一丝赞赏,然而对于他所说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苟同。

想及此,王文韬略带威严地低沉道:“宋青,我且问你,我观你也不似那轻浮恣睢之辈,为何要视乡试为儿戏?假如尔有幸能上榜,岂不是家族之幸?也罢,本官便再给你些时间,允许你继续回去答题,你意下如何?”

宋浩然心中一惊,没想到王文韬会说这番话。

事实上,无论科举中哪个阶段的考试,都不允许考生出场之后再度返场,而且万一被人看到,将会成为政治对手参王文韬一本的把柄。

所以宋浩然想清利弊后,果断深深为他鞠了一躬,并感激道:“多谢大人好意,学生能遇到您这样的好官实在是三生有幸,可惜试题已经答完,也无继续的必要了。”

“你这,唉……”

听完后,王文韬长叹一声,在他看来哪怕宋浩然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良才,亦或是天上的文曲星,也做不到半天内答完所有题目,只得摆摆手叫他离开。

不过王文韬心头还是挂念着此事,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此子明明气质甚优,怎会做出这种荒唐之事?真是可惜可叹,但愿经过此次乡试能让他大彻大悟。”

而从此以后,京都乡试间也渐渐出现了一个传说,有一寒门弟子得了癔症,才刚拿到试题不过半日,就匆匆离开考场还言自己能上榜。

尤其是经过一番添油加醋后,宋青的大名更是闹得满城风雨,渐渐传到了董府里。

而这些故事到了那些仆人和丫鬟嘴中,更是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笑柄调料,看他的眼神也从姑爷沦为了比自己还不如的废物。

“像这种没脑子的东西,还真以为入赘董家就有人给他背后撑腰了?说什么高中榜单,简直是痴人说梦!”

“唉,可惜了咱们大小姐这样的才女,真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反观宋浩然却对此不闻不问,仿佛故事里的主角不是他一般,依然是我行我素。反正待到成绩出来,这群人也会明白自己有多可笑。

某一日,小五再次走入了茅草屋,这次还带来了口信:“姑爷,门外有一位名叫宋括的公子拜见您。”

怎料小五刚一进屋,就觉得这里仿佛换了个地方似的,不仅是一尘不染,甚至连变得更为光亮,好似来到了别致的书屋,这些都要赖于宋浩然的勤加整理和修葺。

“嗯,有劳了。”

见宋浩然作势要走,小五有些不甘心地试探道:“姑爷,我听外边说有个交白卷的狂人,难不成……”

“怎么?”

“不会真的是您吧?你为何要做这种傻事啊!”

宋浩然对此唯有付之一笑,匆匆走到了董府门前,赫然发现那里竟然已有一辆规格档次皆在董府之上的马车,窗沿也镶嵌着淡淡金丝纹络,牵马之人也是肃穆严整。

同时,马车里也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可是浩然兄?我是一凡,今日来贵府前是想邀请你一同吃酒。”

精美别致的素色帘子掀起,从中探出一个戴着玉发髻的少年,正是前日的宋括。

见此,宋浩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一凡兄,不是说好了我请你吃酒,可惜今日我兜里无甚闲钱,只好又得让你破费了,待我上榜必定百倍奉还。”

“哈哈,这算什么?”

宋括并没有挂在心上,而是笑着说:“浩然兄待我一片真心,莫说一顿酒了,就算是天天请你吃也无妨,能结交浩然兄已经是我的福分。”

从他的语气里宋浩然能感受到一种不快,仿佛宋括是被囚禁在牢笼里的金丝雀一般,失去了自由。

所以宋浩然就没再提及,倒是宋括今天起了兴致,又开了话茬道:“我看浩然兄心有大志,为何要选择到董家入赘,难不成真的如传闻那般是被迫守婚约,结果遭到了董家大小姐逃婚?”

其实在宋括初知晓宋青的传闻后,内心是无比震惊的,因为在他印象里宋青可谓是条理清晰、念头通达,如此一个人怎么可能甘心居于人下,当一个百般受气的赘婿?

故而宋括才发出了这般感叹,并没有讥讽之意。

而听到宋括的疑问,宋浩然也露出了苦笑:“一凡兄说笑了,我在董府也是有苦难言啊!”

不过秉着对宋括的友谊,再加上两人本就投缘,宋浩然也就挑拣着一切事告知了他,而宋括也是闷闷不乐深表同情。

“难怪……唉。”

一路上,两人可谓是互诉衷肠,情谊更是加深了不知何许,简直说是一见如故也不过分,而宋浩然也隐隐觉察到宋括恐怕和自己遭遇相似。

都是身不由己之人!

正当马车行到某处时,宋括终于提及了今天邀请他出来的目的:“浩然兄,今日乃是游湖诗会开幕,无数才子佳人皆在游船之上,虽说你我郁郁不得志,倒也不耽误去游玩一番。”

“况且据坊间传言,其中更是又添香阁的花魁姑娘温梦允在其中,若是能得道诗词大会之首,说不定还能和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