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每临文学网 > 小说列表 > 游戏 > 无神深渊

更新时间:2021-03-25 20:10:55

无神深渊 已完结

无神深渊

来源:腾文作者:波兰小龟分类:游戏主角:贝伊诺,小梦

《无神深渊》中主角贝伊诺小梦的形象非常的符合大众审美,叫人喜欢,作者波兰小龟真的很会描绘人物的形象,生动有趣,读完之后像是真人站在我们面前一样,小说讲的是:鲜丽忍者龟们似乎知道有危机,各个开始打算逃跑!只是被缓了速度的他们根本来不及走几步,贝伊诺的魔法就丢出来了!“火──红莲巨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了所谓的最高阶魔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看我的背包,蓝水晶项鍊十条,紫水晶项鍊五条,黄水晶项鍊十六条,绿水晶项鍊十三条,还好都只佔一格……

其他还有黄宝石耳环五对半,蓝宝石耳环三对,紫宝石耳环六对,红宝石耳环四对(一样各一格);接著是水晶手鐲二十五个,紫晶手鐲十八个,蓝水晶头饰二十二条。

开十八个我都戴不完这些东西。

就在我的物品栏快要装满饰品的时候,舞玥打了个呵欠,放肆和解析都停下动作。

我看看时间,现实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这是我头一次这麼晚还没睡觉。

“差不多了吧?”解析问。

“可恶,都没打到!”舞玥不爽的说“人家好想要库玛之泪……”

“那是命,谁叫贝贝那什麼鬼运气。”解析这麼说著,耸肩,转向问我:“小梦,统计了打到多少没?”

我点头,报出刚刚算好的数量。

放肆掰了掰手指算算,好像在确定什麼。

“嗯,刚好可以。”她说。

我一头雾水。

“呼啊啊啊,先睡了啦!”舞玥说著,又再打了一个呵欠“回艾斯潘尔喔,有没有谁想留这边?”

大家一致的摇头,於是舞玥挥手又是一个传阵出现,我被放肆拉著进去,今天第三度经歷了天旋地转后到达那美丽的艾斯潘尔城。

甫出传阵,迎面就是另一队刚刚从传阵中踏出的冒险者。

其中,有个同样是精灵的少年,身上穿著和贝伊诺同样的衣服,只是顏色是金色白色的。

同样的,是个超魔导。

“嗯?这不是教廷成员吗?”舞玥走上前,热络的打起招呼:“唷唷,熬夜去哪裡玩啊?”

对方看了过来,几个人也跟著打起招呼。

“唷!这不是鬼后吗?”

“你跟晨学坏了,想要我传你去奈落穴玩玩吗?”

“抱歉大姐我错了。”

看著解析和放肆也跟著过去,我当然只好一同上前。

果不其然,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吧!马上就发现今天第一次见到的我。

“这是你们的新会员?”精灵少年问著“是龙族的耶!难得。”

“是啊,贝贝拉进来的,还是个超级新手。”解析说,我尷尬的笑笑,听见解析下一句“学习速度和态度非常好,将来会大有成就。”

咦?

我带著疑惑的眼神看著解析,解析正在微笑。

“原来被你们带走了”精灵少年身边突然冒出一个人,我吓了一跳,却听见那个人开口:“新手村中唯一一个把全部新手任务都解完,获得NPC好感的新手。”

他怎麼会知道?

“放……放肆,他是怎麼出现的?”我拉拉放肆的衣角,问。

“喔,鲜丽人的二阶职业──刺客,有个可以隐身的技能。”放肆回答,转头看著那个精灵少年身边的人:“暉夜,吓到我们家小梦了!”

那人冷笑,转瞬间又消失在眾人面前。

“手脚真快,我们本来也打算去找找那个新手的。”一个腿上绑著小刀的少女说,一头红艳艳的长髮,脸上有著玫瑰的刺青,十足十的不良少女样。

“月听了这个消息后会难过好一阵子。”精灵少年说“她一直想要找个龙族进来。”

“可惜,这个是我们的。”解析笑,这麼说“不过我们会在这附近绕一阵子,多多照顾了,曜晨。”

“当然,Doyourself。”精灵少年跟著笑笑,然后带著一群人转身离去。

我愣了愣,还在消化刚刚听到的话。

这意思是说,原本他们也打算招我入公会吗?

可是為什麼?难道说其实本来贝伊诺也知道我吗?所以他那麼强的人还会回到新手村去……

我突然觉得心情烦躁起来,為什麼呢?感觉,好像有点被设计的感觉……

“好啦好啦!今天到这裡下线啦!”舞玥说完,伸手搂了我一下,然后身影渐渐淡去,消失。

“小梦我也要去睡囉!”放肆拉著我的手,摸摸我的头“妳也不要逗留太久。”

看著放肆的身影跟著消失,我有些微的出神。

是因為要拉我入公会,才对我这麼好的吗?

“小梦,想什麼这麼出神?”解析出声,我这才想起还有他“还不下吗?”

“嗯……那个,”不知在想些什麼的,我看著解析问“刚刚,那个精灵少年是谁啊?”

解析好像有点疑惑,一下子才想通我在说什麼。

“妳是指曜晨吗?那傢伙是教廷会长魔月的弟弟。”

“喔……那刚刚,那个刺客说的话,是什麼意思?”

“拉妳入公会的事情?”解析脸色有点凝重“妳在怀疑我们什麼吗?”

我连忙摇头,感觉解析好像不太高兴。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现在想想……觉得很奇怪而以……”越说越心虚,我刚刚确实在心中怀疑他们。

但是无论如何,帮了我这麼多的是他们。

解析看著我嘆口气,转身往大街的方向走:“找个地方坐著聊好了。”他说,我小跑步跟上。

一路上,我没有开口,解析也只是安静的走著。

然后,到了一家有著小小的庭院,透过黄晕透光的窗子看见裡面似乎是个咖啡厅的样子。

店的名称是纸落,木製招牌上刻著深深的红字。

“进去吧。”

“咦?喔……”

踏入店中,柜檯旁的女孩子抬头,漾出美丽的笑容。

纸醉金迷,虚浮一生。

落花残枝,千古一梦。

墙上的装饰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木製象框,裡头镶著许多风景照。

木製的桌椅,深红色的软垫,昏黄的灯光再加上淡淡飘散在空气中的咖啡香味,气氛一流。

“嗯?是盟友啊?”柜檯的那个女孩子看著解析和我,微笑著“解析带女朋友约会?”

“席亚,妳越来越多话了。”解析白了她一眼,点菜:“拿铁,还有妳家招牌的醒空特调。”

“你擅自帮你女朋友点好吗?”

“我不是……”

“席亚,再多说一句我请阿飘她们来喔!”

“喔好啦!”

音乐转换成某种奇妙的慵懒曲调,等著饮品来之前,解析撑著下顎看著我。

我不知道该看向哪裡。

“如果早点接触OLG的话,应该可以看见贝贝以前的样子。”解析突然说。

“什麼?”

“说,妳很像以前的贝贝。”解析回答“不过这都是晨和会长他们在说,我们不清楚。”

“妳知道,新手村任务完成有什麼奖励吗?”解析问我。

我点头:“很多,有武器有防具,最多的是食物和药品,还有些钱。”虽然数目不大,但是对於当时只能打果冻的我已经算是大钱了。

可以买些多餘的装饰品等等。

“嗯,可是实际上,有很多人根本就不去解那些新手任务。”解析说,瞪了一眼拿过饮料来却还在偷笑的女孩,后者根本不在意的回到了柜檯,继续的专注於她的本子上。

“為什麼?”接过解析推来的果汁,我轻啜一口。

淡淡的甜味,有一点柠檬香,似乎还加了一些薄荷。

是一种很爽口的感觉:真是奇妙呢!明明不过是个虚拟的世界,却可以把一切都弄到这麼像真的。

“大多数是根本就懒的解吧?”解析说:“现在的OLG和过去最大的不同是,一个人一个游戏就只有这麼一个角色,过去还会有分身什麼的。”

“过去的人会把自己的第一个角色玩起来,玩的很谨慎,什麼任务都去解;但是第二个角色开始,就照著自己的方法来了──本来这也没什麼,毕竟都会了就好。”

解析停顿,搅拌自己的咖啡。

“可是现在的……不是不能开分身吗?”我小声的问:“所以每个人一定都是新手囉?”

“照道理来说是这样没错,或许这就是通病吧?”解析有些许无奈“去问些老玩家,刚刚我问妳的问题他们都能很轻易的答出来,但是现在的新手就没办法了!”

“一个游戏开久了,就会有许多的通病:小白的增加,游戏内部的险恶和社会化程度提高。”

“这些都会影响到后进新手的程度。”

“……因為可以找强者带吗?”我大概了解,毕竟当初待新手村的时候,有好多人都直接的去找了公会,然后让人带等级去了。

“嗯,请人带,跟人要,这也是為什麼妳会觉得我们这几个大公会找妳这样的人很奇怪了。”

“我们是公会干部,我们也希望公会好,谁想要找个只会要装的人进来败坏自己家公会?”

“在游戏中,多的是萍水相逢的人,你要怎麼样判别他?第一眼印象外,一定很多人都是用“公会”来判别。”

“因此公会的名声将会决定一个人最初给其他人的感觉。”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為何大家挤破头,都想要进入后宫的原因──除了靠山强硬,而且名声大。

“我绝对不会用后宫的名字来做坏事的!”我说,双手握紧杯子,冰冰凉凉的水珠在我手中变暖。

解析一笑,摆手“妳一定不会。”

“在新手村中,有个看板可以让人知道妳完成了多少任务,”解析接著说“只要稍微了解的人,或是有心的人都可以查询到妳最近的动向,我想暉夜大概就是这样知道妳的存在吧。”

“那……那贝伊诺也是……”

“不,就我所知贝贝那天是去出任务。”解析想想,说:“公会裡有几个跟妳差不多等级的新手……没妳这麼新就是,他们在新手村附近屡次被杀,加上几个同盟的盟友也在抱怨,贝贝知道了就说要去看看。”

“喔……所以,其实是不小心的,对吧?”我问,虽然知道之前那位刺客所说的话的理由,但是这样子像是被设计入会的感觉,还是很不好受。

“我想是吧,不过会长他们实在是很难预料的人……妳都不知道我当个副会长当到快疯掉了。”

我明显看见解析头上一堆冷汗外加阴暗背景。

“会员各个爱搞怪,几个团长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出来就是一堆麻烦……等等这个又要干麻那个又要去哪……啊啊我為什麼会进这个公会?為什麼我会这麼劳碌?”

“啊……真是辛苦你了……”我思考著该怎麼安慰他好“不过……不是有句话说:能者多劳吗?”

“这都是被训练出来的……”解析苦笑“真希望选拔会快点到……”

选拔会?

“那是什麼?”我问。

“公会的活动,经过我多次威胁会长我要辞职后,他答应再找一个替死鬼来帮我。”

“替……替死鬼……”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怎麼样……说是替死鬼的话,那还会有什麼人想当。

“职称是圣司,要考些什麼还不确定,不过听说会是贝贝和晨星监考。”

“為什麼……贝伊诺和晨星没有任何职位呢?”我问,这是我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

照目前我所理解的情况来看,贝伊诺和晨星应该很强很强才对,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公会中和会长有同样的地位,而且很受大家的爱戴……

怎麼可能,什麼职位都没有?

“这个嘛……”解析凝眉,沉默一阵。

“贝贝的话,似乎是晨星和会长不打算让他太出风头,晨星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贝贝和晨星时常一出门就是好几个月都不会回来,谁也不知道怎麼连络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裡……除了会长。”

“但是,几乎所有的同盟,都是他们招回来的。”解晰说“没有人敢反对这句话:“晨星和贝贝不管少了哪个,这公会都会垮台”。我们很强,却也很脆弱。”

强者也是有难处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感觉这个话题似乎有些敏感,解析好像不太想回答,我在将果汁喝完了之后,转移话题。

“那……有多少人报名圣司啊?”我问。

“虽然说是我的替死鬼不过还蛮多的。”解析回答,其速度之快让我在想他是不是也等著我转移话题:“不过多是些进来没多久的成员,除了想要这个位置外,大概也想见见贝贝和晨星吧。”

“咦?”

“小梦,我只能说妳很好运,”解析笑“贝贝和晨星这两个人,有大半的公会会员都没见过他们,他们两个一直是公会中的传说人物喔!”

“咦!?”

是……是这样的吗?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贝伊诺是那麼强的人哪……我真的以為她跟我一样,都是新手……”

“嗯,GA中只有低等穿不起高等衣服,没有高等不能穿低等衣服的规定,贝贝那次為了任务才这样的。”解析说,然后笑笑“这样妳满意了吗?应该不会再怀疑我们打什麼坏主意吧?”

我连忙摇头“对不起……我真的只是……”

“不要紧张,开玩笑的啦!”轻笑,解析说“嗯,就是因為妳是第一次玩,才会有这层顾虑。”

“或许妳会是我们公会中,玩的最开心的吧!”解析用著很深很深的惋惜,说。

不知道是对他自己,对后宫,还是对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